冬至已至,又是一年昼最短,夜最长时。外面的世界每时每刻在流动,几乎没有什么东西会停滞,人们被时间裹挟,步履踉跄,跌撞向前。旅客,工作者,学生,老人在这条街上交融着,三两成群,把世界分割成了无数微小的碎片。每每这样的时候似乎只有睡眠让属于自己的时间停滞。我们的人生太长了,片刻的休息不会有什么影响,就好像在复杂的世界中保持复杂并不难,可是拥有纯粹便足以。

 一直有人说想让自己的人生过得更有意义,于是人们便开始寻找每件事背后的含义。当我们记录生活的美好时,为的是让更多人分享这份喜悦;当我们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好时,为的是抓住漂泊不定未来中的一丝安全感;当我们坚持一件事时,为的是自己内心一股不服输的韧劲,或是迫切着的期待的一个结果。不管是追寻着存在于世界中的价值,还是探索事物背后的故事,我们总是认为人不会无缘无故去做一件事,而“意义”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显得特别重要。当我们注视过去的自己时,总觉得现在已是截然不同,就好像活这么多年的意义不过是让自己有些变化,或许是两颊的雀斑又多了些,或许是脖子上的颈纹又深了些,或许是身材又臃肿了一些,又可能是思想,心态上的种种改变。可是当你问自己真的有什么变化吗?倒也说不好。除了又老了一些,经历的事又多了些,该难过的时候还是难过,想生气的时候还是会生气,各种情愫总会伴随着思绪涌上心头,错杂复杂着,待你还未品尝出个所以然时,又不见它们的影踪。

       人这一生,或许无法摆脱过去的自己,就好像在幻与真穿梭的人们,试图找到最真实的那一面,殊不知有些东西早已融为一体而无法分割。对于我们来说,或许在每一个时刻存在的都是一块自我碎片,不论是从前或是未来,自我真实的样子就像一块无止境的拼图,你不知道未来的拼图是哪一块,也永远看不全自己的样子,而时间给你的只是无数拼图中新的一块,新的一面。

或许对于谁来说,谁都没有什么变化。而我们的人生也并不是为了寻找某个答案。很多时候,没必要让每段人生都有意义,我们需要一些闲暇,一些废弃的时间,让自己轻松下来。我们成长的过程就应该像春天播种,夏天生长,秋天结果,冬天凋零般自然。就好像万物的起源不必追因溯果,即存在于此必有它的道理。村上春树曾在《1Q84》中说过“不必太纠结于当下,也不必太忧虑未来,当你经历过一些事情的时候,眼前的风景已经和从前不一样了。冬至已至,或许我们应该放松紧绷着的神经,在喘口气之时,感受寒冷的空气刺激着大脑的每一个细胞,这是一股来自远古的力量,或许也是命运为数不多免费的馈赠。如果可以,让我们都停一会,歇一会,静候命运来敲门。

世界还是世界,只有风在旅行。人心还是人心,风景却纵然不同。有些意义会在没有意义面前全部瓦解,而漫无目的的人生终将随着风的方向飘去。当人们奔波着,蜂拥着,希望到更遥远的地方旅行时,殊不知只有风在旅行。我们在世这一生,生没得挑,死不用选,而生死之间,皆是选择。在这个冬至,有的人乘风而起,无影无踪,有的人与风对话,试图寻找什么,而有的人在整个冬季,没见过风的样子。

 

 作者:杭州外国语学校  潘一柳

作者絮语:我喜欢趴在台灯下,看着灯光投在本子上洒下的细碎的光影,听着铅笔在书页上发出沙沙作响的声音,似乎这样的感觉能让我感到一种安心。文字在某种意义上是唯一呈现细腻却无法流露的内心世界的方式,让我怀着一份内心最诚挚的热忱与孩童时的悸动。透过文字,我看到了自己的故事与经历,看到了自己与这个世界无法割舍的联系。当我以稚嫩的文字记录下我眼中的世界时,内心总会涌起无言的感动,世间的一切就好像逐渐消失,而却能获得一份免费的满足感。曾经有人说过世间最珍贵的东西都是免费的,而文字赐予我的温暖就像阳光的温度,让我有一种幸福的满足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