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杭电官方微信推出一篇古文版“诚邀考生择校文”,其中写道“今虽处和平之国,然非和平之世也,我辈觉悟之切,远胜往昔,古人云,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为家,为国,为中华,自当精研课业,砥砺前行,使中华为天下先,永立于民族之林,书中国梦之新章,如此快事,生又何憾!”

文言文洋洋洒洒近2000言,让读者惊呼“吓掉了下巴”,有留言道“没想到工科院校里面还有这等古文奇才”。没错,此文由杭电电子商务在校生郑勋撰写。全文贯穿一股慷慨昂扬之气,被网友称为“杭电版《劝学》篇”。

“郑勋能用古文写出如此正能量炸裂的文章,我一点也不惊讶,平常同学们都叫他“当代罗贯中”。郑勋所在的杭电国学社指导老师——研究魏晋南北朝历史的范江涛博士对记者说。记者了解到,郑勋得名“当代罗贯中”,还因为他出版了一本文言文写作的《逆三国志》,共83万字。

“吾辈苦靡靡之音久矣”

记者在杭电校园里找到郑勋时才发现,这是个长得颇有些文气、但眼中常闪烁英气光芒的大男孩。“从小到大,我就和同龄人有点不一样,估计很少有人像我一样迷恋中国历史文化吧。我想,一部《三国志》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从16岁开始,我就反复把玩研读,我心中的中国男人代表应该是诸葛亮、姜维、陆逊、荀彧这样的智勇双全、高风亮节的人。”

在郑勋看来,三国时代是春秋战国那种侠士义人的风骨气节最后的燃烧,自此之后的朝代,侠义精神虽然延续不断,但我们每每读到三国以后的历史,总感觉缺了点什么,可能是魏晋玄学的兴起,又可能是儒家二次发酵的原因,也可能是别的什么的原由,总之就感觉少了些什么。

郑勋和他所在的杭电国学社,常常有历史经典研讨,每每读到“大江东去浪淘尽”,总是对现在的文艺作品中“华而不实、虚浮于表”痛心不已。“就拿电影电视剧来说吧,阴柔造作的小鲜肉饰演古之大英雄,又怎么能形神具备呢?又怎么能激起人人心中的英雄气概呢?”

“吾辈苦靡靡之音久矣”。“现在从上到下提倡振兴优秀传统文化,我认为当务之急是,再现我中华慷慨浩然之气,特别是以古代经典作品中的英雄形象和精神,唤起国人心中沉睡的英雄气、奋斗劲。”郑勋表示“我的文言文写的《逆三国志》,就是要在重新演绎英雄形象上效绵薄之力”。

“他选择了一条演绎《三国志》最难的道路”

“从正史角度来说,《三国志》更接近真实历史,罗贯中的《三国演义》是《三国志》的一种演绎方式。近些年来,“三国热”再起,易中天说三国,是一种通俗易懂的演绎方式,后来又有穿越、玄幻、重生等三国演绎方式。但就我看来,能把三国英雄辈出的时代精神深入骨髓都勾画出来的,唯有郑勋同学的《逆三国志》而已。”浙江省作协成员、书评家范典在认真读完《逆三国志》之后做如是说。

“郑勋走了一条最坎坷的演绎三国之路,就像古之罗贯中一样,郑勋的小身躯之中也蕴藏着英雄气。”范典分析道,逆三国志,就是倒着写三国志,换句话说就是,从西晋分裂成三国,到东汉重归于一统。三国中登场的人物的辈分都倒了。打个比方来说吧,历史上诸葛亮先姜维后,诸葛亮是姜维的前辈和恩师,现在在《逆三国志》中,姜维成了诸葛亮的恩师。而郑勋的作品绝不是置历史逻辑于不顾,他寻求“历史与文学的平衡”。

比方来说吧,郑勋在创作时给自己设了个原则,“真实历史中的70%事件都要保留,但是要服从逆着讲的历史逻辑。好比,三国茅庐在历史上,是刘备仰慕诸葛亮的才华,多次前往隆中延请诸葛亮出山,辅佐打天下。郑勋在创作《逆三国志》中,“三顾茅庐”这样的经典肯定是要保留的,但是服从倒着说的逻辑,诸葛亮成了刘备的长辈,在刘备去世之前先死了,刘备感怀诸葛亮对蜀汉集团立下的汗马功劳,在他死后,多次前往隆中祭奠,“三顾茅庐”的经典得以保留,但获得了新的意义。“这其实都隐含着郑勋在逆写三国志中的苦心孤诣和执着匠心,绝不是我们随便说说的那么简单。”范典说。

再比如,历史上刘备是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的连续创业者,汉中之战后,刘备的地盘逐渐达到蜀汉历史最高点,这就意味着逆三国志中,刘备会渐渐失去所有地盘,首先失去汉中,郑勋试图从历史湮灭的小细节中生发出旁支末节,直至小事件酿成大事故,郑勋是这样处理的:魏延和杨仪的矛盾在战争的关键时刻左右了战局(魏延和杨仪的矛盾在历史中确实存在),导致刘备失去了汉中。“这样既保留了局部的史实客观,又符合了事情发展的正常逻辑”。范江涛认为“郑勋的历史观,并非倒行逆施,而是客观唯物的。他只是以一个课外历史研究者和资深文学爱好者的身份,对历史进行了重组解构。对年轻人而言,这是难得的创新改造。”

“英雄主义情结永不过时”

“从小到大,我都深以炎黄子孙为豪,我最痛心的就是,中国人的英雄气概在当今娱乐至死的环境下有示微之势。一部三国史也是一部英雄史。我写《逆三国志》,就是想借三国背景的酒杯,浇我心中英雄情结之块垒。”郑勋告诉记者。

记者看到,《逆三国志》中有诸多豪迈情结的描写。在侯和之战中,柳隐孤身突敌,往救同伴尸首,大将军姜维让他带兵一起前往,柳隐答曰:“一人往,可成,一军往,必败。”读者读到这里,心中的慷慨气概不禁油然而生。其实这里寄托着郑勋对英雄的思幕敬仰。“《三国演义》中并无此桥段,但是我在《华阳国志》中读到,‘(柳隐)少与同郡杜祯、柳伸并知名。隐直诚笃亮,交友居厚,达于从政。数从大将军姜维征伐,临事设计,当敌陷阵,勇略冠军。’所以,就在这里加上了柳隐豪气迸发的剧情。我也是想表明,那是个英雄辈出的年代,随便拿出一人都能让我们敬仰不已。”

罗贯中《三国演义》中站在蜀汉正统的角度,对曹操多有贬损,设立七十二疑冢也是突显曹操的奸诈多疑,然而郑勋透过正史认为“曹操当得上英雄豪杰之名”。在《逆三国志》收尾处,郑勋抑制不住对“英雄将没”的悲凉沧桑之感,以另一个角度解释疑冢,借曹操之口写道,“自晋以来,三国鼎立,百年至于今日,英雄辈出,若潮涨潮落,巍巍何其壮哉!足可为后人道也,今夕吾亦将赴黄泉,待吾入殓,当设英雄墓七十二座,择其一而下土,其余七十一座,各为三国名臣将相,遥设衣冠冢,令后人敬之拜之,勿忘此百年赫赫悲壮之事!”

“英雄是我们民族的脊梁,英雄主义是中华民族生生不息的精神源泉。我写《逆三国志》,就是想向这个时代里的靡靡之音说NO!”郑勋认为,自己的英雄情结在小说开头自己写的那首词中得到了充分诠释——

《临江仙.游子吟》

郑勋

远来游子过南山,喟然叹望楚江。欲取长萧吟兴亡,忽见满江红,不语一言空。且解白衣倚阑珊,斟酒再敬苍松。独醉拔剑舞朦胧,古今多少事,尽在不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