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看几个吐槽:

家长:“作业真多!上了初二,儿子从没在晚上11点前睡过觉,据说到了初三要后半夜才能睡觉,儿子同学说靠喝咖啡提神。”

学生:“最不喜欢数学老师,他作业太多啦。”

教师:“我们也不想给孩子那么多作业,但没办法呀,要统考统测。没有一定的作业量,学生怎么掌握知识?怎么获得好学校的‘敲门砖’?”

作业,俨然成了学生学业负担过重的“众矢之的”。学生学业负担过重是我国基础教育的“顽疾”。社会上对减负的呼声甚高,各级教育行政部门也十分重视。但“理想很丰满,现实很残酷”。“没从根本上改变学生学业负担过重的现实,固然有社会文化、教育评价等多方面的原因,但教师对作业在学习过程中的意义与作用缺乏正确认识、对作业功能缺乏研究是重要原因之一。”省教育厅教研室副主任张丰说。
 

A 作业是什么

作业是什么?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回答。

学生:“老师布置的习题。”

教师:“巩固课堂教学成果的各种训练。”

学者:“学生在学校或家庭中所做的各种课程。”

不少教师认为,作业的主要功能,对于学生来说,是巩固知识、深化知识的作用;对于教师而言,则是反馈学情、诊断问题的作用。因此,给学生多布置作业,熟能生巧,学生成绩就会提高。

完整的作业过程包括作业设计、作业布置、作业批改、作业评价等环节。作业设计最体现教师的智慧。“要设计以学习者为中心的作业”是大家的共识。应该追求作业目标从知识立意向能力立意转化,作业布置从统一要求向尊重差异转变。要注意作业选材的生活化,学生参与作业设计,重视过程和效益以及内容与形式的多元化。在作业布置时,要保持与教学进度一致,学生做作业时,教师要提供必要的指导与帮助,批与改同步,讲与评互补,确定合适的时机、合适的难度、合适的数量,做到科学配置。有效作业的要素是针对性、基础性、思维性、适量性、系列性。
 

B 作业改革的自发实践

我省中小学一直重视作业研究,提高作业有效性的努力一直没有停止。全省近10年来积累了不少作业改革的经验与成果。“作业改革”已渐成教学改革的热点。

历时4年的中小学教学改革试点项目已从“面上推进”走向“具体深入”。改革视域也从课堂扩展到作业等教学活动的全程。特别是我省曾有“任务承载学习”“以作业撬动学生学习方式的变革”等主张,作业改革的探索已从仅仅的课后作业的改进走向与课堂学习的契合,以及单元学习、假期学习的整体化;从作业编选走向作业设计、布置、批改、展示、评价等作业运用以及作业管理的智慧的全面激活。作业研究不能脱离学科,要遵循学科特点进行扎实细致的改进。这也正是学科有意义学习的具体承载。一是作业管理的改进。包括区域性的“控量提质”和学校对作业的规划以及对教师作业行为的要求等,改进假期作业的探索是我省最近几年的亮点。二是深入课堂学习的作业,作业功能研究切入,引导大家研究作业在学习进程中的多样作用,以及据此改进课堂学习的策略。三是基于学科特点改进作业。

在舟山市第一初级中学,他们进行了改进作业管理的尝试,要求教师先行作业;丽水市实验学校提出“纵横双轨,适性四分”作业改革,即横向分时分类,纵向分层分能,关注学生差异,构建多元化的快乐作业体系;温州市实验中学利用学长朋辈给学弟学妹出题目的方式进行“我的假期我做主——假期作业课程化”的探索;利用信息技术,湖州市吴兴区进行了“区域假期作业的互联网革命”,宁波市北仑区进行了区域推进以学为中心作业改革的实践研究;杭州市胜利实验学校提出以学为中心的作业整体观,构建研制学习单、单元整组、自主自编系列作业,等等。各地各校充满智慧的作业改革精彩纷呈,给人很多启示。
 

C 减负,从“行政管理”走向“技术指导”

“浙江的作业改革实践繁华似锦,但大多基于经验,以后应该在科学性研究上更下功夫。”省教育厅教研室初中部主任李冬梅认为,上海就是一个借鉴的榜样。

上海市教委教研室基于对168所中小学3万份的作业研究,在2014年11月由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透析作业——基于30000份数据的研究》这一专著中,首度公布了有关作业设计、实施和管理研究的第一手数据和相关研究结论,同时也让我们能够全面、深入地了解不同社会群体、不同学段和不同学科在作业观念、作业设计、作业实施和作业管理上的特征、问题、原因和基本规律,深入挖掘影响作业效果的关键因素,为作业改革奠定良好的研究基础。

“既要承认我们在作业研究方面与上海的差距,但同时也要肯定浙江中小学在作业改革上的实践创造性。”张丰认为,从上海作业研究中学习基于实证揭示作业设计与实施中的问题,“作业的质没有提高,简单地控量无法避免日后的反弹。如何从‘政策层面’的减负走向‘技术层面’的减负,是我们要面对的课题。”因此,减负工作必须要从“技术层面”突破,要从“行政管理”走向“技术指导”。

金华市教育局教研室主任王荣文也持相似观点,他认为要从“控量”式的作业管理转变为 “提质”式的作业改革。从行政的政策号召,到学校的自主行为,再到教师的自觉行动,这在于价值定位的调适、思维方式的转变和行为习惯的重构。

仙居县教育局教研室副主任张志伟觉得,作业改进要从“知识本位”走向“学生本位”,让作业研究成为减轻学业负担的区域性教改活动,形成基于作业功能研究的“任务学习”思想,丰富作业理论,“要通过作业主题研修,改进教师的研训方式,从技术层面提高教师执教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