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舟山日报》官方微博消息,四月二十六日,浙江省教育厅、省公安厅近日发布了《关于做好农村学生高校专项计划和地方专项计划招生考生资格审核工作的通知》。“通知”中,我市岱山、嵊泗两地的考生被列入清华北大浙大等22所高校“特招”范围!
  天国雨露。太阳已然升起,正照临到岱山、嵊泗学子的身上。几十年了,岱山、嵊泗的考生升入清华、北大的梦想将有可能再次绽放。
  岱山、嵊泗两县隅居海岛,这些年来一直处于半温不火的状态。有消息说,自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以来,岱山仅有一、二名学子考入北大、清华,嵊泗则几乎为零了。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岱山荣获“全国基础教育先进县”,学习发扬“大衢精神”,2014年—2016年连续三年荣获“省教育科学和谐发展业绩考核”优秀等就可看到,这不是两地不作为或不想作为,学子不努力或不想努力,实在有着地域区位、人口基数、教育文化底蕴等诸多因素的制约,使得考上北大、清华成为两地学子、家长、教师乃至整个社会久久难圆的梦想。
  一个地区的教育文化水平与社会经济之间有着一种相成相长的关系。记得改革开放初期的新闻纪录片《长城万里行》里有这样一个镜头:记者采访一个放羊的小孩,问他为啥要放羊,他说把羊卖了能赚钱;为啥要赚钱,他说赚钱了后能娶婆姨;娶了婆姨干啥,他说娶了婆姨生小孩;生了小孩干啥,他说小孩大了再放羊……生命的轮回如此简单,简单得不无苍白。教育的落后直接阻滞了社会的流动,造成了社会成员的蒙昧与社会阶层的固化,以至于人民日报刊文警示称:“在中国已经发生了贫困的代际传递,产生了‘贫二代’……如果不想办法改变这一情况,贫富差距便会趋向稳定化和制度化,成为一种很难改变的社会结构,社会阶层流动通道也将被严重堵塞。”
  这种警示并非盛世危言。早在2013年就有调查指出:中国重点大学农村学生比例自1990年代起不断滑落。以北大、清华为例,北大农村学生所占比例从三成落至一成;清华2010级农村生源仅占17%。清华大学人文学院社科2010级王斯敏等几位本科生在清华2010级学生中做的抽样调查显示,农村生源占总人数的17%。而那年的高考考场里,全国农村考生的比例是62%。
  现状令人警醒,也令人深思。改变这种贫穷的代际传递之现状,不仅仅是物质上的,还应是精神、文化上的。在这其中,教育自然起着一种无可替代的媒介作用,其精准改革正是对现有教育体制包括现有招生制度的修正与完善。正因如此,政府才致力于开展面向贫困地区的定向招生的“国家专项计划”,在李克强总理力推下,从每年定向招收1万人,并一路走高,向更多贫困学生敞开了大门,“扩招”至6.3万人,到今年招生季结束,累计有超过25万名贫困学子将圆梦重点高校。
  天国雨露。太阳正在升起,已照临到偏远地区的学子身上。
  事实上,在这些偏远地区的学校里,不乏学习刻苦、品质优良的学生,尽管他们可能不会弹钢琴,视野也不开阔,学业成绩也有差距,但那种自强的精神、自立的个性、乐观的心态、潜在的能力不输给任何学生。经过一段时间的适应,他们在大学里同样有着良好的发展前景。因此,对这些农村优秀学子以更多的关注,以更精准的人生帮扶,成为促进教育公平,提高社会活力,消除阶层固化的阳光雨露。
  李克强总理曾明确表示,教育公平具有起点公平的意义,是社会公平的重要基础。“让贫困家庭的孩子有公平的上升通道和向上的希望。”有如此情怀、如此担当,才能破解社会凝滞、阶层固化的痼疾,这是偏远地区学子的幸福。德国作家黑塞说:“人只应服从自己内心的声音。不屈从于任何外力的驱使,并等待觉醒那一刻的到来;这才是善的和必要的行为,其他的一切均毫无意义。”只有如此,生活才会阳光,社会才有进步,文明才有希望。
  天国雨露。太阳还在升起,正绵绵照临到更多偏远地区的学子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