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浙江教育的新发展、新要求,浙江需要打造一支“教育铁军”,“打造一支秉持教育理想、履行教育使命、勇立改革潮头、决胜教育现代化的教育铁军”。这是2017年度浙江省教育系统工作会议所提出的一个明确的目标任务。从当下教育发展的现实来看,这个目标任务既紧要,又实在,但真正落实也非一时之功,需要下实实在在的功夫,其中一个就是要培育“工匠精神”,营造“工匠”氛围。
  
  之所以想到“工匠精神”,是因为李克强总理在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这一词儿,他在讲到促进企业发展时提出要“培育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增品种、提品质、创品牌”。笔者觉得这一点与教育非常贴近,对教育非常有借鉴意义,对渔农村学校的师资队伍建设来讲,尤其需要培育匠心。
  
  “工匠精神”首先是一种沉潜之心。现在外面的世界不无嘈杂与喧闹,“沉潜”就是要耐得住寂寞,甘于寂寞;现在世俗之人不无浮躁与功利,“沉潜”就是要能沉下心来,怀抱教育希望,干平凡之事,立天地之功。“沉潜”之下,才能以平常心对待各种物欲和感官的诱惑,以自然之心态处之名利,以未来之识见处之职业,真正沉醉于教育之中,沉静于教学之中。这种“沉醉”、“沉静”是一个时间的过程,也许需要十年、二十年,也许需要一生的守拙、守望。世界再大、再繁、再闹,匠人的内心也有一种安定与满足。像上海的于漪老师等一批八十年代的教育名家一样,该是这种“工匠精神”的突出代表。
  
  “工匠精神”也是一种品质之心。对于所琢之器、所教之学生,孜孜不倦,凝心聚力,精益求精。对教材烂熟于心,对备案精心设计,对学生个体了如指掌,其所爱如数家珍,其所技游刃有余,有一桶水之知识储备,有一颗心之人文情怀。雕琢中开合自如,得心应手;对话时谆谆有情,诲人不倦。对品质之追求为一生之钟情,对学生之教育为一世之境界,不但有“独上高楼,望断天涯路”之志,更有“衣带渐宽终不悔”之践行。唯有这样的教育情怀,教育品质的“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才能水到渠成,风生水起。
  
  “工匠精神”更是一颗极致之心。它不仅仅是一种塑造,更倾向于一种创造;不仅仅是一种创作,更倾向于一种创新。同是教育人,情怀各有不同,专业水平各有高低。对“工匠精神”而言,做教育,就应是个手艺人,沉浸在专注、激情和挥汗如雨的光阴里,享受教育本身所带来的痛苦和幸福。没有痛苦的教育,不值得一提;没有幸福的教育,不值得一过。对“工匠精神”而言,教育的每一个细节都是自己深思熟虑的结果,一刀一斧都是自己殚精竭虑的选择,每一渣一屑都是恰到好处的舍弃,如此,木材的每一个方寸才能达到圆满的境界。
  
  有人说,教育就像怀春,像缓慢成熟的爱情,这话儿说得很形象、很美,但在我,更是一种沉静的智慧。因为,就渔农村学校的教师培养来讲,无论是种子还是灵魂,无论是教书还是育人,唯有沉静、沉潜,才能在和煦的阳光中,在风雨的浸润与锻打中,春风化雨,潜滋暗长。“工匠之心”即是如此。
  
  打造教育“铁军”,需要培育“工匠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