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教育之江”3月7日报道:近日,央视新闻《部长之声》栏目专访教育部长陈宝生,在如何进一步降温“择校热”这个问题时,陈宝生部长说,我们有义务给老百姓提供更好的教育,这是个使命,我们有这样的责任。下一步,要在均衡上下功夫。
  
  说得好啊。
  
  “择校热”是老问题了,但至今还没解决。未来一段时间会不会解决?不会!只能相对解决。所谓“相对解决”,是说这种现象有所缓解,当然缓解的程度有大有小,我们乐观一点说,充满希望地说,会大一点,但也不能说完全解决。这里有一个过程,一个哲学意义上的过程,一个类似共产主义的终极目标。我们是希望做得更好,越来越好。
  
  解决问题要对症下药。“择校热”是个综合症,解决它的过程也应该是一个系统工程。这里面既有教育本身的问题,也有着社会、经济发展的问题。就教育自身来说,它有着历史遗留或者说历史欠账的问题,教育发展前三十年的断层问题;还有一个是改革进程中下错了药的问题,譬如“教育产业化”的政策,它不但给高等教育发展特别是在教育质量上带来损害,而且影响到义务教育上,把这个政府最大的公益性社会责任推卸了,至今还有后遗症。这个后遗症的一大显著问题就是学校发展不平衡,城乡教育差距不断拉大。好在后来看到它的危害,并加以纠正,经过几年努力,目前教育均衡这个问题、学校均衡发展这个问题正不断得以清晰,并有了很大改观,但以后还是要继续往这方面努力。
  
  从社会、经济发展来看,社会城乡发展的两元化对教育自然发生着影响,城市学校教育资源集中,农村学校教育一直处于发展的下端。在当前整个社会迈向小康社会的进程中,农村教育理应一视同仁享受到的改革的“红利”,并且,应该以更大的财力、人力和物力向农村学校倾斜,这不是一种赐予,而是清欠旧账;既是一种施政理念、施政方向,也是一种更为开阔的执政视野和更为远大的执政智慧。
  
  从浙江教育来说,发展到今天,通过“校安工程”、“标准化学校”建设等一系列举措,农村学校的硬件建设已经得到很大改善,办学设施、设备,办学环境、条件等都有很大改变,基本实现教育均衡已经不是梦想。从老百姓来讲,择校看重的是什么?是教育资源、教育环境,而最主要的还是教师。因此,解决择校热最关键的还是要从外部发展转向“内涵发展”,从“有书读”向“读好书”发展,向学校精细管理要质量,向校园文化积淀要质量,向教师专业水平要质量。
  
  从某种意义上说,学校间,特别是城乡学校间的师资水平均衡了,教育质量均衡了,老百姓择校热的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自然,这个均衡,是高标准、高起点上的均衡,是水涨船高的均衡,不是削峰填谷的均衡,是一种优质均衡。低水平的均衡不是真正的均衡,正如贫穷的、不公平的社会主义不是真正的社会主义一样。
  
  回过头来说,陈宝生部长的话真的有种担当,他说:“我们有义务给老百姓提供更好的教育,这是个使命,我们有这样的责任。”他的肩上,已义无反顾的、义不容辞的扛起了自己的责任了。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