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记者 朱 丹

2013年3月,新学期伊始,德清县新购的8辆国标校车陆续投入了学生接送工作。这是德清为满足学生乘车需求、优化接送服务、保障学生交通安全而购买的第三批校车,并新开设校车接送线路3条,新接送学生225名。截止到目前,德清全县已经有校车91辆,开设的接送线路共计139条。

近年来,德清县校车改革的成功经验引起全国瞩目,浙江各地校车运行系统建设也备受关注。随着基础教育资源的集中,学校的服务半径正在拉长,交通方面的隐患逐渐增加。开通校车,既能保障学生安全,又能为家长分忧,甚至还能缓解中小学、幼儿园校门口交通拥堵问题,是一举多得的好办法。然而,不少地区却始终无法规范地普及校车,校车实际的运营状况并不理想。为何看似一举多得的校车难以普及?校车发展的出路又在哪里?

 

安全是一道绕不过去的坎

滨江区是杭州市较早推行校车的城区,位于该区的闻涛小学推行校车已有近六年时间。闻涛小学创办于2004年,由于部分学生住得比较远,当时就有些家长就联合起来包车送孩子上学。但是,学校发现这样完全行不通,家长包来的车子时常超载,核载5人的车子里往往载有八九个孩子。

对此,闻涛小学于2006年开始与一家巴士公司合作,由他们来负责接送学生。几年下来,巴士有时会被临时征调,也出现过未能准时到岗的情况。2012年,闻涛小学与运营商进行了协调,希望能够更换更为安全的专用校车。不久后,学校就把校车全部换成了“长鼻子”美式校车。无论是接还是送,闻涛小学要求每辆校车都不得超过两次。这样做的理由很简单,就是两个字“安全”,接送次数一旦多了,司机可能会赶时间,反而容易出事。

校车安全无疑是学校与家长最关心的问题,如何让校车成为学生们的“诺亚方舟”?今年2月,萧山区陆续有20多辆校车到区车管所进行了全面“体检”,以确保新学期的行车安全。根据有关规定,为了避免安全事故,该区的校车每半年就要进行一次隐患排查。此外,萧山区所有校车接下来都将安装“黑匣子”。“黑匣子”是汽车的行驶记录仪,它可以实时记录校车的运行情况,包括车速、制动、转向灯和远近光灯是否开启、发动机工作情况等技术参数,能够对校车超速等行为进行实时监控和自动预警提示。萧山区长运运输分公司方面表示,安装行驶记录仪是出于安全方面考虑,主要提醒司机是否超速,一般来说,校车车速应该尽量控制在60码以内。

目前,宁波市江北区也正在进行校车试点,该区设置了23条运行专线,惠及区内8所学校2000余名学生。据统计,江北区农村学生就学半径普遍超过4公里,最远的达到15公里。不少学生会搭乘“黑车”或不规范的社会车辆上下学,存在着很大的安全隐患。该区采购了28辆不完全相同的校车,分为51座、30座的两厢式“长鼻子”校车和30座单厢式平头车。“山区路段比较复杂,不同车辆在山区的操控性不一样,选择最适合的车辆才能保证安全。”江北区教育局工作人员介绍,道路宽阔、视野开阔的地区适用“长鼻子”校车;山路多、拐弯多、视野受限制的地区则用平头车。

美国“长鼻子”校车被人描述为“武装到牙齿”。有报道称曾有一辆悍马和校车追尾,悍马的前驾驶舱几乎撞毁,但校车却安然无恙。不仅如此,每辆美国校车上都有“STOP”标志牌,当校车到达目的地,司机就会将它显示出来,这时校车前后各25米的车辆要全部停下,否则,车辆属于严重违章,肇事者将受到十分严厉的惩罚。也许,只有如此“彪悍”的校车和完善的法规,才能真正保护学生在上学途中的安全。

 

校车难过“成本关”

2012年8月,杭州市校车试点学校——转塘小学和浙江省教科院附属小学在校车试运营一年之后被无奈叫停,这其中最大的原因是“成本过高”,特别是经济成本,学生的乘车费远远不够学校支付给运输公司的租赁费,校车需求量的下降更加导致学校入不敷出。

“一辆校车几十万,谁来出这个钱?”“即使学校出得起钱,车辆的保养等费用怎么办?”许多公立学校负责人表示,学校的日常运转主要依靠财政拨付的公用经费,现有公用经费水平只够维持学校日常运转,即使政府为学校采购校车,学校也没有多余的钱来维护校车运行。“单靠学校来承担这笔费用,压力当然大。我们学校每月按215元的标准支付给运输公司,学生家长只需支付75元,超出部分则由滨江区财政来承担。”闻涛小学校长虞文华说。在德清县,每个学生乘坐一趟校车的费用仅为1元,校车运行费用不足部分也全部由县财政补贴,每年大约达到400万元左右。“很多人问我们,你们一下子投入2000万元购买校车,财政上有没有压力?其实,购车费用并不是一次性支出的,而是分3年支出。”德清县教育局纪委书记罗永昌告诉记者,每年400万元的维护补助也只占教育总投入的0.8%,比例并不高。

另外,人力成本的投入也成为学校“不能承受之重”。不少家长认为,学生在等校车时,由谁来看护是一个大问题,尤其是小学低段学生,如果在等车时打闹,就有可能发生意外。也有家长疑问:“在车辆行驶过程中,孩子是否也需要有人看护?”为了消除家长的疑虑,杭州市在校车试运营时,每辆校车都有教师全程跟车。浙江省教科院附属小学共有40多位教师,两个星期就要轮到一次跟车,住得近的教师一周内甚至有可能轮到4次。此外,当班的教师早上6点50分就要到达接送点,这令教师们感到压力分外沉重。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假使开通校车,多数学校并不愿意让教师完全承担看护学生的重任,他们认为还需要来自各个社区的支持。

曾经有一位家长研究过杭州市试点校车线路,自己的孩子若是坐校车,全程需要40分钟,并且早上7点就要准时等校车。“我开车送孩子10分钟就够了,坐校车反而花去更多时间。”这位家长为了让孩子早上多睡一会儿,放弃了乘坐校车。诚然,诸如上城区这些公共交通设施较为完善的老城区,无论是家长开车接送,还是学生坐公交上下学都非常方便。相较而言,生活在城乡结合部和农村的家庭对校车的需求更大,推行校车十分必要。

 

校车工程,只有逗号没有句号

杭州市试行的两所小学校车确定停开后,校车被新开辟的公交专线“大站车”和部分公交车取而代之。根据2012年杭州市颁布的《杭州市学生交通安全工程实施办法》,学生交通安全工程建立采取政府、学校、家庭、社会合理分担费用的机制,通过财政资助、税收优惠、社会捐赠等方式对提供学生交通安全服务的单位和个人给予支持。今后,杭州市将推进城乡公交一体化,合理规划、设置公共交通线路和站点,实行学生接送公交化,对公共交通不能覆盖的地区则提供校车服务。

2011年9月,德清县出台了优先校车出行的地方性文件,确定校车在通行上享有优先便利通行的权利,即使是公交专用线,校车也可以通行。自从优先校车“路权”以来,德清未曾发生过校车事故,安全率达100%,这吸引了不少地区相关部门前往“取经”。学生上学路上的安全,已经成为衡量教育公共服务水平的重要窗口,除了教育部门还需要交通部门、公安部门等共同形成合力。只是,校车工程与其他民生工程不同的是,财力、物力、人力等投入只是一个逗号,并非等于划上了句号。

2012年暑假,德清县对校车工程又做了进一步的“坚固”,即全面铺开候车亭及道路安全通行基础设施项目。对于候车亭的建设,该县有一套具体的标准,比如候车亭主体采用几根横梁、如何设置座椅、安装避雷针等。此外,候车亭建设也将因地制宜,根据候车学生的多少来决定。目前,该县已有校车专用候车亭171个。迈入新阶段的德清校车工程,不再是推行校车那么简单,而是正在形成一种“校车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