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敌对势力对我们的渗透首先选定的是我们教育系统”,“教育系统是我们党意识形态工作的前沿阵地”,“能力建设搞不好,上不去,教育战线的意识形态工作就是拿着工资在那里演戏”, 当这些99.99%的人都认同的道理和文字从教育部长口中说出来、笔下流出来的时候,似乎就有了被攻击的理由。一些公知、大V一听意识形态就跳脚,好像强化意识形态就是钳制思想、剥夺言论自由,在我看来,这些人才真是被意识形态框住了手脚,就像网友所说的,那些认为西方不讲意识形态,盲目跪舔西方的人, “不是因为天真,就是别有所图”。
 
意识形态为什么会成为一个敏感词汇?我们谁不是生活在意识形态当中?任何一个国家和社会都必然存在多种意识形态,只不过哪一种意识形态占据主导而已。当一个人形成“凡中必错,凡西方必对”的价值取向时,这也是受西方意识形态支配的体现。想想美国小学生上学前唱国歌、背誓词的场景,再看看我们国家,三观都还未形成的学生被教育着过西方基督教节日,还嚷嚷意识形态控制,相比美国意识形态教育之浓厚,中国的意识形态教育太淡化了。
 
教育部长的文章矛头直指教育系统,难免触碰一些既得利益群体,全国哲学社会科学领域80%多的知识分子在教育系统。纵容教师在讲台上传递错误思想,搞乱的是中国的未来。拿着工资演戏,拿着工资祸害下一代,学生就成了染缸里的白布。跳脚的人越多,教育系统的意识形态问题就越严重。
 
退一步想,如果这篇文章不是出自教育部长之手,舆论反应是否还会如此激烈?公知、大V炮轰教育部长,不过是奢望通过舆论压力阻挠教育系统的意识形态工作,教育部长的一言一行,在他们看来都足以成为一种信号,这种信号让他们害怕了、恐惧了、颤抖了。教育本身就是一种意识形态,如果我们国家的教育体系成为西方意识形态的传播机器,那才真是要造成颠覆性的后果。西方国家利用英语这一“国际语言”和国际话语传播优势,在全球各地推销“西方中心”的价值理念和思维方式,教书育人的人如果连这一点都辨识不清,哪里还有资格站在讲台之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