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1月,教育部部长袁贵仁因为“绝不能让传播西方价值观念的教材进入我们的课堂”的一席讲话而捅了互联网舆论场的“马蜂窝”,引发舆论曲解和质疑。一些境外媒体以《教育部长称绝不让西方价值观教材进课堂》为题,对袁部长的讲话内容进行断章取义地解读,故意制造中国走向封闭的错误言论,意在搅乱人心,借机否定我国改革开放成果。在昨天的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记者会上,袁贵仁再次被问及此事,他回答“西方价值观不适合课堂,我们从实际出发”。
 
西方价值观与西方思想观念在概念上不可混为一谈,前者更强调政治性,后者更强调学术性,现代化并不意味着全盘西化,有人将不让西方价值观进课堂误读为拒绝中西思想文化交流更是滑天下之大稽。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毛泽东同志诞辰120周年座谈会上提出,我们要虚心学习借鉴人类社会创造的一切文明成果,但我们不能数典忘祖,不能照抄照搬别国的发展模式,也绝不会接受任何外国颐指气使的说教。
 
任何一种价值观都必然带有社会制度的烙印。西方价值观是西方资本主义制度和意识形态背景下的产物,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有本质的区别。虽然中西价值观中都包涵了自由、平等、民主等价值观念,但是在不同社会制度下所赋予的解释是不相同的。前者的落脚点是“为人民服务”,而后者的落脚点则是“个人主义”。
 
将美化的“普世价值”作为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向社会主义国家兜售历史虚无主义、新自由主义、意识形态终结论等错误思潮的有利武器,从根本上违背了我国国家宪法。我国宪法明确规定:“社会主义制度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根本制度,禁止任何组织或者个人破坏社会主义制度”“中国人民对敌视和破坏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的国内外的敌对势力和敌对分子,必须进行斗争”“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家机构实行民主集中制的原则,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都由民主选举产生,对人民负责,受人民监督。”那些鼓吹三权分立、政党轮流执政、放弃党对于意识形态的领导权、军队国家化等西方价值观,罔顾中国发展现状,在“普世价值”的美丽外衣下,故意诋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和建设成就,弱化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在青少年群体中大肆倾销功利主义、享乐主义价值观,模糊其是非判断。
 
不让西方价值观进教材,就是要将那些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的错误价值观拒之门外。当我们还原袁贵仁部长说出“绝不能让传播西方价值观念的教材进入我们的课堂”这番话的语言背景时就会发现,他是从壮大主流意识形态的角度谈论这个问题的,而非学术和理论探讨的角度。对于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尚未完全形成的青少年来说,如果课堂成为传播西方价值观的阵地,青年学生成为西方价值观的信徒,任由抹黑社会主义制度的言论甚嚣尘上,最终威胁的是国家政治安全,祸害的是人民安危。社会主义课堂不能成为西方价值观的传播乐土,如果有人对此表示质疑,笔者只想问一句,难道西方国家会在自己的领土宣传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吗?
 
社会主义课堂不是西方价值观的传声筒,“逢中必反”“逢美必捧”体现了西方错误社会思潮对我国青少年的误导和冲击。要知道,任何国家倡导文化多元的同时,都在不断强化本国意识形态的主导权。学习借鉴西方优秀文明成果的同时,必须警惕将西方教材作为向我国进行意识形态渗透的隐形工具。盲目引用西方教材导致的一个不良后果是,国内一些知识分子习惯于套用西方话语解释社会现象,缺乏独立的理论体系。而西方话语和理论又是建构在西方意识形态的基础之上,难免导致解释力不足。培养有理想、有担当、有抱负的一代,社会舆论和高校教育承担着形塑青年价值观的重要使命,传播违宪的价值观在任何一个法治国家都不被允许,仅从字面意义上对“不让西方价值观进课堂”作片面解读,不仅是对中国模式、中国制度、中国道路的不自信,而且与马克思主义的辩证思维相背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