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彩斑斓的六月,关于高考话题的争议一直没有平息过。尽管社会对于高考的评价已经渐趋理性,社会多元、机会多元、选择多元,客观上为考生提供了多种成功的可能,“一考定终身”的神话正在被打破,高考落榜者逆袭的故事不断上演,但是高考仍然是撬动社会公平的一根重要杠杆,这一事实并没有发生根本改变。尽管高校招生人数已经是改革开放之初的数十倍,但是高考的竞争激烈程度、所带来的社会紧张感,也没有发生根本改变。高考仍然是牵动千家万户的一个重要话题,所以浙江、江苏、湖北等地高考减招的传闻才会引发广大家长的愤怒,各路新闻媒体的批评。
 
舆论场关于高考的评论走向两种极端,一种将高考的作用无限放大,认为名校的logo足以成为一生的烙印。另一种观点则以鸡汤的方式安慰落榜考生,比如曹雪芹、吴敬梓、蒲松龄等都是落第秀才,比如华为集团总裁任正非、万科集团总裁王石、大连万达集团总裁王健林等都不是名校出身。
 
看到这里,笔者还是想说,当一些媒体用抓取眼球的励志段子安慰考生的时候,缺乏对考生最基本的人文关怀,因为每一个过来人都很清楚,高考虽然不是人生唯一的路,却也绝非无关紧要。仅从舆论对高考的关注热度来看,就足以说明,这场看似寻常的考试依然是守护社会公平的重要底线,高考依然是寒门子弟改变社会阶层最公平的途径。这正是高考最重要的社会功能,高考蕴含着公众对社会流动的期盼。尽管应试教育多年来饱受诟病,但是考试迄今为止仍然是最为公平的道路,一旦底层人群向上流动的渠道被堵塞,必然导致利益阶层更加固化,社会群体之间的矛盾冲突更加尖锐,对国家治理和社会稳定造成双重隐患。
 
但是高考如同一个硬币的两面,它在充当社会公平的砝码之时,也在制造新的不公平。当前一个普遍的共识是,高考虽然不足以决定人的一生,但是却可以决定你将在怎样的大学接受怎样的教育。高等教育对一个人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的形成至关重要。中国的孩子从小学到高中毕业,读书和考试消耗了他们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大多数人直到步入大学校园,才开始真正思考人生的未来,以及国家和社会的发展。不少大学生对主流价值的认识,仍然停留在政治教材里,停留在他们必须背熟才能考出高分的段落里,那么,他们对社会的判断,就很可能是片面的。一个严重偏科的考生可能在高考中不占据优势,但是他对某一领域的专注研究,却会给社会带来更大的益处。这个时候应试教育的弊端就显现出来了,钱钟书数学15分依然被清华录取,但是这等好运却不可能降临在韩寒身上,这曾经引发中国文坛有关教育之问,公平的高考令有特殊专长的考生“很受伤”。
 
正如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公平和不公平,再公平的制度也只能保障大多数人的利益。高考的公开、公平、公正受人赞誉,却也导致有专攻的学生被高考制度淘汰。现行教育制度对全科均衡发展的重视,对业余爱好的忽视,很多学生只是按部就班地读书、考试、工作,一些人到了30岁仍然感觉到茫然,不知道自己喜欢的是什么,他们对于工作的理解仅仅是赚钱的工具,缺乏对事业毕生追求的情怀。在功利主义教育浸润下成长起来的一代,一些人很容易被西方利已主义价值观吸引,这也是今天我们所面临的主流价值观传播之困。
 
教育的最终目的是要培养完整的人,一个人只可能为他真正喜欢的事情付出一切努力。如何在公平的基础上,让教育适应社会转型的需要,培养更多具有创造力、具有独立人格、具有理性思辨力的青年才俊,不仅需要制度保障,不仅需要勤奋的教学工作者,更加需要教育家的探索和推动,让“教育家办学”成为社会共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