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理分班之后,一位异常用功的女生,引起了我的关注。
 
每天天没亮,她就摸黑起床,外出背书;课间,除了上厕所,她都在座位上写作业;熄灯后,室友早已进入梦乡,她还在被窝里打手电看书。
 
语文的课前演讲,她从来不听;学生课堂讨论,她从不参与;我讲课,她觉得“有用”就听一听,否则,不出一秒钟,她就拿出数理化练习题来。
 
她面无表情,沉默寡言,对他人漠不关心。像一块冰,但她丝毫感觉不到让身边的人不适不快。她整天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低着头,挥着笔,专心地做着数理化题目,分明就是一坐禅的老僧,哪里是十八岁的如花女子?
 
读者诸君一定似曾相识:这样的学生,当下任何一所学校都并非绝无仅有。
 
学生读书理当勤奋,但我们却真不能要这样“无趣”的勤奋。生活就应该丰富多采,孩子就应该有孩子的天性。
 
我们要培养“有趣”的学生。
 
一个“有趣”的学生,首先应该均衡。毋庸置疑,中学里的每一门学科都是有用的,绝不能随心所欲胡乱“取舍”。数、理、化、生很重要,可是人文学科也重要,为所有学科提供支持的语文学科更重要。学好语文,接受文化传承,培育人文情怀,塑造健全人格,为学生打下了一生良好的精神底子。看似无用,实为大用。
 
人 “有趣”,也许就会热爱表达且生动活泼。一位学生对我说:“老师,你教我语文三年,但是,比不上你给我们放的《肖申克的救赎》等三部电影。”怕我失落,她又接着说:“不过,如果你给我们放三年电影,我也会觉得不如你上的三堂课精彩。”喝!多巧妙的转折!难怪,她成了大学生十佳辩手。
 
一个“有趣”的学生,还应该全面。学习成绩固然重要,但优良的品德、健康的体魄更重要。当代社会需要“德、智、体、美、群”全面发展的人才,其中,这个“群”,是“合群”,是“善于沟通协调”,是可贵的团队精神。
 
“有趣”的人,或许不仅德艺双馨,而且更容易成为团队的核心与灵魂。俞敏洪说,他资质平平,没有任何一项成绩突出,然而终有所成,归因是善良的品性与和谐的人际关系。
 
最后,一个“有趣”的学生,他一定能够感知幸福,快乐生活。人生不易,每个人不能白来世界一遭。这种幸福快乐的能力,一方面得益于遗传,另一方面更应来之于学校。学校不能只灌输“苦学”“死读”,而应鼓励学生适当的“闲语”“闲思”“闲行”,“三闲”成就完美人生。夏风冬雪,秋月春花,松涛竹语,虫鸣鸟唱,我们岂能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我们读汪曾祺:天真无邪的童趣,人情物态的风趣,大快朵颐的食趣,平民的俗趣和贵族的雅趣,构成了无穷无尽的趣味传奇。  “有趣”者用趣味倾倒众生。
 
必须承认,我们的教育目前还着很不如人意。因中学的一味苦读而造成大学的普遍厌学,于是,大学生追星,游戏,经商,社交,膜拜颜值、金钱与权力,校园成了文化的沙漠和精神的废墟。这一切,与人生目标教育的走偏有极大的关系。
 
如果学生只知考试,不知有它,俗不可耐,一无所长,找不到生活的目标和意义,那是教师的失职。如果一个学生语言无味,面目可憎,急功近利,“无趣”之极,那将是基础教育的莫大悲哀!
 
在应试教育的基础上,我们也教一点超越功名之外的东西吧。生活平淡,尘世艰难,“有趣”是与之抗衡增强幸福的利器:以自嘲消解世上的鸡虫之争,以睿智分享人间的赏心乐事。
 
大学,我要交给你一个“有趣”的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