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板上写下这个作文题目后,我就看见教室里好几张苦脸。我知道,大凡加了“最”,作文难度加大了。
 
皱眉呲牙了片刻之后,学生们交头接耳,有的还脸带坏笑。最后,座位上走出一位可爱的姑娘——语文课代表,俯身轻轻对我说:“老师,能否给我们讲讲您认为的世间最美的歌声?”
 
每一届,我和学生们都有个约定,课堂上凡觉得难的演讲题或作文题,可以先让我回答;我愿意先去“排雷”。
 
沉吟片刻之后,我说:“对于最美,每个人的理解都会不一样。好吧!孩子们,跟你们说说我认为的最美。”
 
我校有位教音乐的女老师,名叫程春春。她圆圆的脸蛋弯弯的眉,大大的眼睛流光溢彩。每逢节日,她登台献歌,那清亮的歌声,似夏日清风,像山间清泉,观众的掌声喝彩声如疾风暴雨。
 
她不仅歌唱得好,创作的歌曲还在杂志上发表,在国家级剧院演唱。当然。教师不是纯粹的艺术家,最重要的,她的课也上得好。
 
她的课趣味横生,充满魅力,师生相得,其乐融融。学生们说,春春老师的声音最好听!音乐课真好玩!
 
这些年,走艺术之路的学生日渐增多,她应邀担任辅导。凭借深厚的学养和执着的精神,几年来,培养出不少声乐、表演、新闻、主持等专业的优秀考生,有的成了国内一流学者、主持人、记者。
 
我女儿安琪儿,当年偏科严重,文科成绩好,理科成绩差,数学最拉后腿。为了寻找一条出路,我们决定让她报考播音主持。就这样,怀着忐忑的心,找程春春老师辅导,她欣然应允。
 
她一遍遍地教安琪儿练发声,写评论,做主持,塑形体,从文化素养、妆容服饰到面试技巧,全面进行训练。
 
女儿有自信了,她挺直了原来弯着的腰肢,像一枝初夏的新竹。
 
女儿开朗多了,她扬起了青春的笑脸,如一面春风里飘扬的旗帜。
 
春春老师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安琪儿,我觉得你比以前有了很大进步!”
 
安琪儿仪态端庄,举止从容,声音甜美,参加浙江传媒大学的双语播音专业考试,获得了全省排名第七的好成绩。
 
教室里是那样安静,有学生说:“真好!”
 
孩子们,在我看来,女儿跟春春老师学艺的日子里,她们之间的那轻柔的耳语,从容的细语,铿锵的快语,每一句都是最美的歌声。
 
学生纷纷前来,其中很多学生的父母自己就是文化界精英,有一级作家,有国家级播音员,有省市电视台主持人,个人能力顶呱呱,可大家都愿意把孩子送到程老师这里,因为程老师教给孩子的不仅是专业知识,她传授着艺,传递着爱,传播着美。
 
春春老师要退休了,要去北京安度晚年了,我们既为她高兴,又依依不舍。可谁曾想,不到60岁的春春老师不幸于因脑溢血突发,于2012年8月4日在北京辞世。
 
说到这里,同学们满面愁云。一个女孩子含着眼泪问:“那后来呢?”
 
后来,噩耗传来,小城笼罩在悲痛之中,我们学校专门为她开了一个隆重的追思会。
 
浙江卫视新闻主播许婷说:那年我报考播音主持,很多人反对,包括我的父母。春春老师鼓励我:“一定要去考,我相信你一定能够考上!就算你最后没有成功,你也以后没有遗憾了。”没有春春老师,我就不可能走上播音主持这条艺术道路!
 
绿色中国网络电视中心的孔令首回忆:我家境不好,春春老师对我说:“令首啊!你是个没有雨伞的孩子。下大雨时,人家可以撑着伞慢慢走,而你必须得跑啊!”老师的童年也是在风雨中跑过来的。春春老师,妈妈,您奔波了一辈子,在世界的那头可能也会下雨,请您撑着伞,慢慢走……
 
遗憾!我和女儿因故没有赶上,但我们能体会追思会上幽幽的哀思……
 
转眼间,程春春老师离开我们已经四年了。四年,于这所省一级重点中学,是送走了四届毕业生;于我们这些为生计忙碌的中年老师,是鬓角增添了些许白发;而这位爱说爱笑的音乐老师,则定格为校史陈列室里一张美丽的肖像,定格为在亲友心中一个永恒的美丽的笑容。
 
孩子们啊,每一张生命的帷幕,总归有落下的时候。可一个人只要竭尽全力,把美把爱奉献出来,那么即使离开人间,也会在人们深切的缅怀之中永生。春春老师曾说:“当我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请用最美的歌声来送别……”
 
现在我播放一首最美的歌,春春老师生前创作的歌曲《雨中的小花伞》,作为对她最真情的怀念。
 
我轻轻点开百度音乐,教室里旋即回响起悠扬婉转的旋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