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最不缺的是各种网红,各路英雄各显神通,把这虚拟世界搅得风起云涌。遗憾的是,你方唱罢我登台之后,它们终归只能暂领风骚若干天。而纵观近年网坛气象,“小学生作文”此起彼伏,颇有久盛不衰之势。尽管褒贬不一,但笔者认为,这样的“网红”令人欣慰,可喜可贺。
 
首先,从作文的内容来看,它来自生活,发人深省。有写农村孩子进城的心酸,每天不见辛劳的爸爸妈妈,连跟他们一起吃餐晚饭都成了奢望;有写生二胎带来的失落,妈妈生了妹妹以后,再也看不到姐姐我一次次泪流满面;有写亲人被拐卖的悲痛,全家思念失踪的姐姐,苦等七年,至今仍然杳无音信。取材广泛,诉求真实,笔力虽然稚嫩,但句句戳中泪点,对底层社会生存现状有全面的揭示。
 
其次,从作文的表达来看,它自然本真,动人心扉。小作者们大多来自农村乡镇,字写得不美,辞藻也不华丽,但是,因为情真意切,所以遣词造句准确生动,不作渲染也尽得风流。与当下一些矫揉造作无病呻吟的文风比,直是判若云泥!
 
既然如此,那么,小学生作文被关注,被讨论,乃至被爆炒,屡屡创点击量新高,就十分自然了。
 
其实,在公众视野中的小学生作文,古今中外并不鲜见。民国时期的教育部长蔡元培,就主编过《民国小学生作文》,文采风流,影响至今;日本《朝日新闻》刊登一篇题为《我和爸爸的便当盒》的小学生作文,感人至深,闻名世界。如今,在我们身边,媒体上开辟小学生作文展示,成人世界给孩子一个倾诉心声的平台,既对改善教育环境、增强人文关怀有着重要的意义,也对孩子健康成长产生积极的影响。作为平凡、卑微的个体,被成人肯定,欣赏,呵护,这是时代的一大进步。多少年来,我们只盯着孩子的成绩,忽略了对他们心灵的关照,以至于孩子的心理成长,成了中国教育尤其是中国家庭教育的最大盲区;现在,这个盲区正迎来越来越多关切的目光,一个曾经长期被边缘化的小学生群体,已经引起了全社会的关注。
 
然而,正如“一部《红楼梦》,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总有那么一些人,对“小学生作文”心怀不忿,冷嘲热讽有之,忧心忡忡有之,义愤填膺者亦有之。对此,我们要端正认识。
 
我们不否认,一些小学生作文确有越俎代庖情况,某些父母与老师过分热心,过度介入。网络不是净土,成人社会的弄虚作假,一样会入侵其中。对这种揠苗助长的做法,我们当然旗帜鲜明地反对。我们也不否认,一些小学生作文中确有无聊、恶俗、怪诞的内容。对这种娱乐至死的做法,我们当然也毫不迟疑地唾弃。但实事求是地看,这绝非小学生作文的主流,难道我们为了怕苍蝇蚊子,就拒绝打开门窗,从而把明月清风、鸟语花香永远挡之屋外?
 
至于有人担心“过度消费”,从而对孩子造成伤害,这倒确实应该引起深思。宋代那位叫仲永的神童,难道不是被其父“消费”得中途折翼了吗?天才也应明白:人生是一场漫长的马拉松,每个阶段均须竭尽全力。可是,正如不能因噎废食一样,我们也不能因为早慧的儿童以后可能泯然众人,而忽略其当下的优秀。譬如秀兰·邓波儿,怎能因为她后来做外交官的平凡,而封杀她早年天才童星的精彩演出呢?
 
当我静心品读这些小学生作文,那丰富的想象,真情的告白,质朴的语言,都给我莫大启迪。这样的小学生作文,不是太多,而是太少。它犹如卓然独立的青松幼苗,恳请成人珍惜呵护,而不要对它猜忌、侧目、讥讽、指责。
 
新松恨不高千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