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学生测评,我好像从来没有得过百分之百的满意率。也曾经向“学生百分百满意”的教师虚心求教,这位兄弟很实在,他冥思苦想了许久,“不要骂学生。”
 
感叹之余,我找来几个关系亲密的弟子促膝交谈。
 
甲说:“老师,有时我们上课不专心,你的眼神就像一把刀!”乙说:“你批评我们的错误毫不留情,语言如同一把刀!”
 
呜呼!我的爱原是一把锋利的刀!
 
苦闷了许久,慢慢明白了:生于“独生时代”孩子,习惯在鼓励声中成长,如果老师的批评比较尖锐,他们很难接受。面对当今的孩子,要十分注意教育方式。
 
认知可以改变,可性格难以重塑,我始终改变不了过于直率的性格。
 
后来,我也看到一些和我性格相近的教师,广受学生热爱崇拜。于是,我又渐渐迷惑起来!直至有一天,一个学生对我说:“老师,假如你改变了自己的天性,你就俗气了,不可爱了!”
 
一语惊醒梦中人!每一种性格都有利弊,不必妄自菲薄,我何必追求百分百的满意率呢?学生是我们的教育对象,而不是只能迁就迎合而不能批评的上帝。师爱如刀有何不可呢?
 
假如师之爱是一把刀,它首先应是一把整枝刀。学生好比一棵树,虽说叶绿花红,玉立临风,也难免有病枝、虫枝、残枝,如果不剪除,如何让鲜花绽放树身强壮?
 
假如师之爱是一把刀,它还应是一柄手术刀,形似柳叶,薄如蝉翼,寒光灼灼,锋利无比。医生手起刀落,切除病灶,明快干净,不伤其余;绝不拖泥带水,当断不断,养痈成患。
 
假如师之爱是一把刀,它更应是一柄解牛刀。对课文的分解深刻透辟,深入浅出,举重若轻,一举直达文本内核;对生活的剖析妙至毫巅,大千世界,繁华纷纭,以无厚入有间,游刃有余。
 
师之爱,何妨成为刀之爱?关键是你想干什么以及如何运用,而且必须牢记:既然是刀,就必须慎而用之。
 
师爱如刀,须勤加养护,善自珍藏,但愿永不随岁月锈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