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千世界,无奇不有,连本该简单、宁静的学校也不例外。

  前不久,在湖北咸宁实验小学升旗仪式上,副校长洪耀明众目睽睽下亲吻了一头小猪。事情的起因是学校门前的街道脏乱,怎么整治,效果都不明显。洪校长突发奇想,当众承诺:只要学生们不乱丢垃圾,路面的卫生状况得到改观,自己就在一个月后的升旗仪式上当众亲吻小猪。据说,学生因此被点燃了热情,乱扔垃圾现象明显减少,有的还主动捡起了地上的垃圾。于是,才有了这开头颇为离奇的一幕。

  网友们一片点赞声,甚至称其为“中国好校长”。大概像这样为了孩子,不惜斯文扫地、自毁形象,一个唾沫一个钉的校长比较少见。我们见过给学生下跪、给学生鞠躬、给学生唱歌、给学生打饭的校长,但当着学生面“亲猪”的,还是头一回听说。无论它为什么开始,又怎么结束,只要想想那堂堂的一校之长能把香吻送给臭烘烘的家畜,这种献身精神委实值得钦佩。没有多少人能下得了这样的决心,丢得起这样的份儿。

  但它的意义也仅限于此。从“亲猪”事件里,我们解读不出一点有质量的教育。其实,要整治门前的道路卫生,学校大可以求助环卫部门或社区,而不必绕那么大一个弯。既然把它当作培养行为习惯的“试验田”,当作养成教育的契机,那就必须让学生真正懂得讲卫生的重要性,并自觉地服膺,沉淀为一种意识;否则,既不真实,也没价值。如果一定要与教育扯上钩,那也是“伪教育”。

  很显然,学校恰恰没有这样的耐心,直接“利诱”学生来完成街道“大扫除”。“亲猪”的承诺就像一个巨大的胡萝卜,学生就想看校长出糗,他们不知道,也根本不想知道,为什么就不能往街道上扔垃圾。很多学生不明白其中的道理,只有巨大的好奇心等待满足。如果这也算是教育,那么来个“垃圾换钱”,也一定会有趋之若鹜者。实际上,“亲猪”并不比“垃圾换钱”高明多少,不信你可以试试。

  有人说,孩子就是一张白纸,面向他们的叙事总应该想方设法文雅一点,而不是怎么粗鄙怎么来,要让他们始终沉浸在真善美之中,而不是经常审丑,在嬉笑怒骂中去领悟些什么。当升旗仪式上校长热烈地与猪“打奔儿”时,实际上他已经放逐自己,成为俗文化的拥趸。他们鄙视仪范,也不关注那些美好的细节,把插科打诨当成“有力量”,把大俗当成大雅,而且坚信这是贴近学生。

  我不明白,为什么有那么多人为校长“亲猪”叫好,而且是毫无节制的拔高,好像全中国的校长都应该去凑那个热鼻孔一样。如果不是赶热闹的,那一定存在着某种误读。其实,它和师道尊严、诚信教育、率先垂范等,根本就挨不着边。有人在一个错误的地点,下了一个错误的决定,用一种错误的方法,去坚持兑现那个错误。反过来,却被竖成了“金身”,占领了道德高地,可以横扫一大片。

  就一条街道的保洁而言,“亲猪”是成功的;就学生的养成教育而言,它无疑又是失败的。“亲猪”的抓人眼球效应已经足够大,但怎么看都带着“炒作”的痕迹。教育应该是一种静水流深式的存在,它不能与社会关注走得那么近,至少不该上演那么多惊悚、离奇甚至低级趣味的教育故事。一所动不动就使出“歪招”或“盘外招”的学校,也很难让家长安心,他们究竟会把孩子带往哪里去?

    认认真真地去关注学生,踏踏实实地抠每个教育细节,而不是一会儿下跪,一会儿“亲猪”,这是一所学校必须有的定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