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排行榜注定躲不开是非,只要一向社会公布,就会引发巨大的议论。

  前不久,在教育部高等教育教学评估中心举行的高等教育质量保障国际论坛上,中国科学院院士、南京大学校长陈骏就公开批评了一些大学的全球学术排名体系。他说,现在国内外对大学各种各样的评价及排行榜,都是以量化的方法进行。仔细研究这些评价的指标体系,大家就会发现:重数量、轻质量,重科研、轻教学,重短期效益、轻长期发展。像这样的大学评估,对保证大学本科教学质量与人才培养质量会起反作用。

  话说得没错。以武书连版的大学排行榜为例,部分一流大学的座次与人们心目中的排名有出入,就是因为该榜单的指标体系更侧重科学研究。但就高等教育的职能而言,人才培养才是第一位的,怎么把课堂教学搞得风生水起才是中心工作。而包括武书连等在内编制的一些大学排行榜恰恰弱化了这一点,无形中把课题经费、学术论文等看得比学生与用人单位的口碑更重,存在着一定的误导。

  但有总比没有好。尤其在高等教育大众化时代,社会需要大学质量评估从学术到市场、从理论到白话的转换。简单的排名肯定无法涵盖教育教学的全部,有时也不够准确,但至少给民众划出了一个相对清晰的坐标。不少学生就是参照排行榜,进行志愿填报、选择高校的。不管编制这些排行榜出于何种目的,有没有利益纠葛,都不能抹杀它们存在的意义。如果要吐槽,也应该指向教育行政部门、高校或研究机构,没有及时占领这块阵地。

  也许比批评更重要的是多一些探索,建立不同视角、不同层次以及分类的大学排行榜,用“多声部”来取代“单音节”,避免“一榜独大”。既有重数量的,也有重质量的,既有重科研的,也有重教学的,既有重短期效益的,也有重长期发展的……这不仅有利于系统地评估高校办学,也可避免以偏概全、一叶障目。现在的问题不是排行榜太多,而是太少,以至于它们发布的研究结果容易被民众误认为“权威”。

  提升排行榜的科学性,也需要竞争的声音,不能让两三个排行榜就垄断了国内高等教育评估的话语权。它们之所以不约而同地出现“短视”、走向“势利”,正是因为统计经费多少、论文篇数等,简单又直观。而要用可观察、可测量以及可验证的指标,对教学效果、人才培养质量等进行量化,却耗时费力。没有对手在身后追着、咬着,这些一半走学术、一半走市场的大学排行榜在创新指标体系上,确实动力不足。

  从国外的经验来看,高校、媒体等不同机构分享了编制大学排行榜的权力。它们的出发点不同、视角各异,在为民众描摹“大学地图”上,形成了极好的竞争与互补。既然看到了国内大学排行榜的种种不足与缺憾,与其批评指责,倒不如卷袖子上阵,另起炉灶。这方面,高校既有基础,也有能力,更有需要。把“指挥棒”牢牢攥在手里,实际上可以为学校发展营造相对有利的外部环境。

  批评当下的大学排行榜可能会对课堂教学与人才培养起反作用,只是揭开了一个锅盖。能不能就此研发一些有信度的评估指标,建立起公正的评估流程,甚至推出一个全新的大学排行榜,这才是包括批评者在内大家更需要考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