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夫·艾斯奎斯正在经历“偶像的黄昏”,那个写下《第56号教室的奇迹》的“全美最佳老师”开始被越来越多的专家与媒体质疑,这是一场彻头彻尾的“商业炒作”。

  因为一个在中国爆得大名的“教育家”,美国人却鲜有报道与耳闻。那间位于洛杉矶霍巴特丛林小学里的第56号教室,也实在普通得不能再普通,而且雷夫还不允许中国师生直接进入教室开展体验。更有学者调查发现,雷夫身处一个加州犯罪率高发的学区,讲授的阅读和数学课程评价虽然稍高于同类学区,但本校的教育水平并没有因此被带动,五年级的15位教师也没有从他的教育成果中受益。

  吊诡的是,雷夫曾言之凿凿地说过:“教育界有太多的江湖骗子。”如今,他不仅被去魅化了,还被解构成一个口是心非的小人、一个到处招摇的江湖术士、一个利用中国人对教育的满腔热诚而赚得盆满钵满的奸商。如果这一切全都属实,那么人们还应该无比地愤怒。因为偶像的坍塌,因为奇迹的幻灭,也因为包装、炒作和欺骗,让那些“看上去很美”的教育再次成为世间的笑柄,也让我们一直在追逐和为之沉醉的东西瞬间失重甚至失去意义。太阳底下还有什么新鲜事?

  但俗话说得好,“别把洗澡水和婴儿一起倒掉”。质疑雷夫可以,千万别质疑那些教书育人的道理,那些借他的嘴说出来的、仍能点亮一大批人的思想。譬如:反对铁腕管理,倡导“没有害怕的教育”和彼此信任;反对教师越俎代庖,教育孩子为自己学,为自己的成长负责;反对道德说教,采取“自然后果法”,让孩子通过自身努力去享受劳动果实等。无论谁说过,也无论过去多少年,它们都颠扑不破。

  那个收作业的故事,你一定还记得。雷夫怎么让“每一科都跟不上进度”的丽莎,成为一个整年都不会忘记带作业的“好学生”。师生之间那些温婉的语言,特别是当雷夫说出“我相信你”时,很多人被感动得一塌糊涂。

  想起来当初为什么会不可救药地成为雷夫的超级粉丝了吧?他就是堪与斯蒂芬·斯皮尔伯格媲美的另一个“梦工厂”,随时准备带你逃离会四处碰壁的现实,带进他刻意营造的“教育桃花源”。在那里,薄弱校可以轻松地实现弯道超越,还有爱满天下的伟大教师,考不好的孩子也绝不会“下地狱”……一句话,在这锅美国式“教育鸡汤”里,所有的梦想都能开出鲜艳的花朵。

  如果你爱看煽情的TVB电视连续剧,为那些明知不是真的狗血情节而泪奔,仍愿意抱着纸巾盒奋不顾身地投入进去,那么为什么要为雷夫而郁闷纠结呢?

  是啊,因为失去了实践的支撑,没有时间的佐证,他那种逆境求生、以小搏大的故事可能不再铿锵有力,他那套灰色的理论也开始摇摇欲坠。你可以因此不再喜欢与崇拜雷夫,因为第56号教室里根本没有什么奇迹,所有一切都是想象和虚构的,是教育的海市蜃楼。但你无法否认,这个金发碧眼的美国人确实击中了我们国内教育的一些困境与软肋,他那些草根的改革经验也极具说服力与感染力。

  如今,被质疑与流言打碎了金身的雷夫不再是“雷神”,但你也用不着立刻把他贬为“雷人”。现在反倒可以平心静气地去阅读与检审他所说的那些道理与思想,可以用一种超然的姿态去面对那些曾经让我们共鸣以及为之痴迷的东西。第56号教室没有发生奇迹,但为什么不再期待奇迹,相信雷夫许下的伟大“谎言”能在将来某个时刻、在我们这样有着悠久教育史的国度里成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