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认真地给学生批改作业,再正常不过了,却赢得网友连点“32个赞”。高兴之余,难道不应该脸红耳燥,不应该为之深思吗?近日,重庆大学官微晒出了一份教师批改的学生作业,在网上引发热议。作业的主人是该校汽车工程学院大二学生孙杨欣。当他从“理论力学”课教师秦容手上拿到作业本,看到原本空白的地方被老师用红笔仔细批注过时,很吃惊:“没想到大学老师批改作业也这么认真。”批改这份A4纸作业,秦容花了1个多小时。她用红笔在空白部分详细指出了错误之处,并写下解题过程。字迹工整清晰,几乎写满了整张作业纸。

  为重庆大学有秦容这样对课堂教学一丝不苟、肯为学生牺牲大把业余时间的老师而高兴。但布置作业、批改作业原本就是老师的分内事,需要给予那么高的褒奖,值得学校动用官微、媒体用大篇幅来进行宣传报道吗?大概包括学生以及社会舆论等在内,如今都已不太习惯大学老师这么认真地布置与批改作业。他们踏着铃声进教室,滔滔不绝地讲完40分钟后离开,像一阵风一样,不带走一个问题,也不留下一纸作业,已经成为很多人对高校课堂的固有印象。

  是作业的重要性下降了吗?显然也不是。或许从当老师的第一天起,很多人就被要求认真学习和熟练运用这种教学常规。因为它不仅能及时检测与反馈教学效果,也是师生之间最重要的互动形式之一。老师不经意落下的一个符号或一句话,有时甚至还会影响学生一辈子。这早已被心理学上著名的“皮格马利翁效应”所证明。那个肯定激励肯定、否定强化否定的实验告诉我们,一份很小的作业也可以相互传递认真、负责、信任等强大的内心体验。

  从某种意义上说,为秦容点赞,就是为她那份责任心与专业精神点赞。学校一定有这样的认知,网友们也一定看得真切:在时下的高校里,能为一名学生花上1个多小时、能指出其错误、能手工誊写解题过程的,绝对不常见;在时时处处都有利益纠葛的年代,能把自己的欲望放空,而把学生装进心里的,也非常稀缺。所以,那点赞声里不全是美好,还有“话外”委婉的批评、斥责甚至是鞭挞。他们把秦容树成一个光辉的典范,也把那些敷衍课堂的老师赶到了对立面。

  那张爬满红色批注的作业纸还勾起了人们遥远的童年记忆。在那段老时光里,教师经常是一个温暖的形象、一个亦父亦母的群体,他们常常与烛光、皱纹、老花镜、灰白的头发、佝偻的背影等意象叠合在一起,认真、细致、负责而又美好。那可能是很多人的精神寄托,也是他们对教书育人工作最瑰丽的遐想。为那些红色批注点赞,为那份呕心沥血抒情,他们是想闪回到历史里,从而可以避免直视现实生活里一部分学校的势利与老师的不堪。

  所以,如果你做不到把百分百的精力倾注给学生,那么看到这如潮的点赞,除肃然起敬外,你还应该表示出适当的羞愧。因为个中的包容,虽然高校教师的努力远未达到社会的期望值,但大多数人不追责,也不打板子;也因为个中的宽厚,只要你有一点点努力,他们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上,而且会毫不吝啬地竖起大拇指。要是没有这种发自内心的自省以及行动上的自觉,秦容老师那费时费力的批改就只限于象征意义,成了一个“师德孤本”。

  古话说得好,“见贤思齐,见不贤而内自省”。那些毫不吝啬的点赞既是激励,更是一面镜子,我们应该用它来好好观照当下高校的教育教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