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7日的浙江教育报刊发的《你的学校有“报备教师”吗?》一文,对浙江省丽水等地区实施的教师聘用上的“报备员额制度”进行了介绍。报备员额制度,简而言之,就是报备员额人员在管理、考核、福利待遇、退休等方面与事业编制人员完全相同,又不占用事业编制名额,可以说是虚拟的事业编制。

客观地说,“报备员额教师”只是一个形象的说法,其本身也并不新鲜。今年6月份,中国教育报以《浙江常山:“储备员额教师”解乡村校难题》为题,对浙江常山县的“储备员额教师”制度的做法进行了报道。7月份,浙江省副省长成岳冲还专门作了批示,对常山作出的探索给予高度评价,并要求论证推广常山经验。实际上,“报备员额教师”和“储备员额教师”的性质是一样的,只是不同的说法而已。

现在,临时性、突发性的教师不足成为了不少校长的心病。甚至有些校长开学前还在朋友圈发布招聘代课教师的信息。由于中小学教师属于事业编制,近年来国家对编制进行严控和紧缩,教师编制同样紧张。尤其是现在二孩政策全面放开,对于女教师占多数的中小学来说,其冲击是非常大的。女教师生二孩并不是能“计划”和“控制”的,而中小学教师本来就是一个萝卜一个坑,没有替补力量的。这样一旦某所学校生二孩的女教师多了些,这所学校来说就会出现临时的“教师荒”。而这样的问题,仅仅靠学校的力量是很难解决的,教育部门应该有所作为。

因此,现实的困境需要有一种合理的制度来弥补。尽管县管校聘制度实现了区域内的教师资源的合理流动,实现了编制利用的最大化。但是,受编制总量的限制,区域内存在可用教师不足的现象在一定的时间内是不可避免的。现实中,不少学校是聘用代课教师(临聘教师)来应急的。而临聘教师的待遇相对较低,他们中有些是为了考教师编制来提高实践水平的大学毕业生,有些是来自培训机构的教师。这部分教师,与正式在编教师相比,其职业认同感、专业水平等方面存在很大的差异,而且存在不稳定性,也不利于学校的管理。这样,也不利于办好老百姓家门口的每一所学校。

早在2016年,北京市海淀区就曾经出台过一年投入2000万,试点招聘100名非编制教师的做法。这些非编教师实现“区管校用”,也同时进入 “人才储备库”。这些教师全部按照正式教师标准招聘,但没有国家编制,他们的所有费用由区里支出,各种福利待遇及职称评定等与在编教师无差别对待。

可以说,北京市海淀区的这个尝试与浙江省不少地区实行的报备教师或者储备教师的做法是异曲同工的。而这样的做法,既可以在北京这样的大城市开展,也可以地方开展,说明其具有一定的普适性。

现在,不少专家学者呼吁建立区域性的周转性的师资库,以备区内学校在师资上的不时之需。报备教师可以成为“共享教师”,由县级教育行政部门统管,成为名副其实的“系统人”。因为报备教师的待遇跟在编教师基本一致,专业发展的可能性也与在编教师相同,这样他们也能更好地安心乐教。

当然,建立类似于报备教师一样的虚拟教师编制制度,不仅仅是教育行政部门的事,更需要赢得财政部门的支持。

在前不久举行的全国教师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也明确指出,随着办学条件不断改善,教育投入要更多向教师倾斜,不断提高教师待遇,让广大教师安心从教、热心从教。而建立虚拟编制,切实提高每一所学校教师的整体专业水平,减少因本校教师不足而造成的教师长期代课等现象,也是减轻教师负担,提升教师职业幸福的有效路径。(作者系宁波市镇海区教科所教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