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小木匠”主题夏令营火热招募;“中国通史”学习体验营名额紧俏;“龙的传人”故宫深度研学……伴随着中高考中传统文化试题增加,今年暑假打着博物馆、传统文化旗号的“游学”“夏令营”活动不少,且大多收费不菲。但记者调查发现,这些听上去很高端的游学项目鱼目混珠,靠网上内容拼讲解词,只要“动手”就标榜“工匠精神”,甚至蹭着免费资源“收费游学”……不仅如此,这些游学项目的质量、价格等监管问题也属空白。

——7月16日《北京晚报》

暑假来临,让学生们走出家门去游学,这是件好事情。否则,把他们困在家中写作业,或者是交给形形色色的辅导机构、培训班继续没完没了地上课,既不利于他们身心放松,也会造成学习上的倦怠,丧失了暑假的真正意义。而游学,可以让他们和小伙伴组合在一起,通过集体外出考察的方式,达到扩大交际面、拓展学习视野、增长个人见识的目的。因此,有条件的家庭也会乐意安排孩子在暑假里开展游学活动。

看起来高大上的“博物馆”一旦和“游学”组合在一起,其火爆就不难理解了。在常人看来,博物馆里有丰富的馆藏资源,里面的设施也很先进,学生可以在里面学到很多东西。然而,博物馆虽好,也不是随便就能够学到东西的。去什么博物馆游览,博物馆里的重点馆藏是什么,游览的顺序是什么,这都大有讲究。不是说把学生安排进入博物馆,他们就会自己生出知识来,一定要有专业人士的引导、讲解,有组织地进行,否则就只是游荡或者游玩,并不算是真正的游学。从这个意义上说,博物馆游学由谁来组织,谁来安排,谁来讲解,就决定着这个活动的成效有否。

博物馆是免费向社会开放的公益机构,因此,博物馆游学活动的组织安排也应该是公益性质的,不能被商业性组织机构所掌控。把性质单纯美好的游学活动变成复杂而充满铜臭味的赢利项目,既破坏了博物馆场所应有的学术公益气质,也给学生和家长带来时间和经济上的损失。再好的活动,在利益的驱使下,如果失去监管,都很容易走样。因此,博物馆游学活动应该尽快实现组织有人管、过程有人问、效果有人查,避免管理“真空化”。

例如,博物馆游学项目的组织机构应该具有相应资质,不是什么人都可以组织这样的活动;博物馆里进行讲解活动的人,应该是经过博物馆方面专门培训或者认证过的,并佩证上岗,不能什么人都可以在里面开展讲解活动,无序化且良莠不齐;博物馆游学项目的收费,应该经过物价部门的审批,具有公益性质并向社会公布,接受大众监督;游学活动的效果,应该由教育监管部门进行专项检查和反馈,并及时公布。

总而言之,方兴未艾的博物馆游学值得推广,但是相关的监管一定要跟得上,要对学生和家长负责,对博物馆负责,唯有如此,才能真正实现游学活动的社会公益效果最大化。(作者系浙江商业职业技术学院教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