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青少年学生体质持续下滑近年引起了全社会的高度关注,其实,我国学龄前(3至6岁)幼儿的体质状况也不容乐观。中国青年报记者调查中发现,我国肥胖率、近视率攀升,国家相关部门对幼儿体质趋恶进行干预已经刻不容缓。我国北方某地的一项调查显示,当地3至6岁幼儿的肥胖和超重率已经达到30%,而综合全国的情况看,我国3至6岁幼儿的肥胖和超重率已经是全球最严重的国家之一。

——8月13日《中国青年报》

一百多年前,梁启超说,“少年强则中国强”。如今,“中国强”已不再是空想,可是“少年强”却未必尽然,至少少年体质未必强。我国青少年体质连续下滑,早已不是秘密,很多家长也不以为然,就好比在这个竞争加剧的社会,在孩子“成绩好戴眼镜”与“成绩一般不戴眼镜”之间做出二选一,很多家长会毫不犹豫选择前者,有的还美其名曰“小博士”。如果说中小学生有一定课业压力影响了锻炼时间,可幼儿怎么也普遍性体质下降?

不久前,“疫苗之殇” 让家长们寝食难安。很多人抱怨,这不是一个婴幼儿友好的社会。可是相比不良疫苗生产商家,家长们也未全然做到“对孩子足够负责”。拿幼儿来说,他们第一位的当然是健康快乐成长,可何以中国幼儿中胖墩、戴眼镜的越来越多?从古至今从未停止拿本国国民体质与中国人比较的日本人就发现,2014年和2016年,中国儿童青少年体格指标(身高、体重和BMI身体质量指数)大部分年龄段显着高于日本;但体能指标的比较中,日本儿童青少年在心肺耐力、柔韧性和灵敏协调性方面均显著高于中国。

体格主要是先天遗传的,体质则多是后天养成的。中国幼儿体质总体表现不佳,小处说原生家庭难辞其咎,大处说“影响了国民竞争力”。笔者认为,面对孩子体质持续下降,家长们也要拿出面对假疫苗一样如临大敌的态度,这才是对孩子负责任的态度,而不能因为自己是主要责任人,就放松了要求。

幼儿体质下降的表象,往往掩盖着生活、娱乐、教育等方面的真问题。过去认为,农村长大的孩子体质上未必会差,因为他们要劳动啊。可如今大批农村孩子沉迷网络游戏引起社会广泛忧虑,他们其实早已丢了劳动锻炼的好习惯。家长疏于陪伴孩子,放纵他们看电视或玩平板电脑,体育锻炼被电子游戏代替,肥胖、近视于是成了现代幼儿病。而众所周知的是,“幼儿教育小学化”则是幼儿体质每况愈下的元凶,当家长为了“拼起跑线”让孩子辗转一个个兴趣班时,他们还有多少时间与伙伴玩耍、接触大自然、呼吸新鲜空气、自觉锻炼身体?还有,现在大多幼儿园里女老师包打天下,女教师上体育课的不多,幼儿园里倒是长了知识,可却荒疏了体育锻炼。

中国青少年的体质下降,已如推倒了的多米诺骨牌。大学生上体育课猝死,有人认为是中小学没怎么上体育课所致,现在更可悲的是,体质下降从幼儿时期就开始了。社会竞争变得无序,当所有人都在琢磨“抢跑赢在起跑线上”,幼儿时期就补兴趣班文化课就成了必然,再加上电子产品越来越多接管孩子们的时间,幼儿生活和体质陷入了恶性循环。中国人以早些年自己的苦难,形成了“再苦不能苦孩子”的思想,可知“再苦不能苦孩子”也包括“不能苦了孩子的体质”?敬畏、遵循生理教育规律,全社会应在孩子教育培养上慢下来,既要为孩子当前好,更要为他们的未来好,停止把孩子当作无序竞争、应试教育的小白鼠吧!

“抢跑从而赢在起跑线上”换句话说,是“担心输在起跑线上”,可知,一时赢了文化课成绩的同时,有可能孩子的体质已经输在起跑线了。人生如长跑,孩子从幼儿时期就没了好体质,还说什么“一步赢步步赢”?还说什么“未来美好生活”?

中国教育最缺的,还是对教育成长规律的敬畏。身体是第一位的,到什么时候都不过时,不敬畏这个规律,迟早都要吃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