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永元手撕《手机2》事件一石激起千层浪,而手机能不能进入中小学校园的争议眼下也是热火朝天。

最近,广州市教育局向中小学生和家长发出倡议,校内不使用手机,学生不要携带智能手机进入校园。同时还建议,在校外确实要使用智能手机时,也不要长期使用。而就在不久前,教育部、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共同起草的《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征求意见稿)》,对中小学生使用电子产品时间进行了较为严格的限制。

十多年来,围绕要不要禁止手机进入中小学校园的话题,各门各派可谓见仁见智:有主张“宜疏不宜禁”的,有呼吁“不必一刀切”的,还有认为“禁与不禁影响不大”的,不一而足。

坐以论道之前,我们不妨先来看一组数据,再来说一个事实。

数据如下:《义务教育质量监测报告》指出,学生视力不良问题突出,四年级、八年级学生视力不良检出率分别为36.5%和65.3%。世界卫生组织的最新研究报告指出,目前中国近视患者人数多达6亿。我国青少年近视率已高居世界第一。相比之下,美国青少年的近视率约为25%,澳大利亚仅为1.3%,德国的近视率一直控制在15%以下。

事实如下:今年7月30日,法国国民议会表决通过法案,禁止幼儿园、小学和初中学生在校园内使用手机、平板电脑和手表在内的所有可联网的通信设备。这一禁令将于今年9月开学时生效。至于美国、德国、英国、日本等,早已通过立法,或明令禁止学生将手机带进校园或课堂,或规定在教师和家长的引导下学生才能使用手机。

果真是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在健康中国语境下,如果我们继续纠结在捣糨糊的辩证法里,本不该成为洪水猛兽的智能手机,恐怕迟早会成为孩子视力健康的头号杀手。

当然,这里有两个基本逻辑需要厘清:一方面,近视成因复杂,手机等电子产品充其量也只是其中之一。但另一方面,中小学生对手机等电子产品的控制力有限,即便屏幕伤视力存疑,长时间疲劳用眼对视力伤害终究是板上钉钉的。从这个意义上说,有节制地使用电子产品的生活习惯,须从小养成。

至于对手机禁令泼冷水、泼脏水的论调,不过是站着说话不腰疼——难道带不带手机进校园要“因人制宜”,或者还是像单双号限行一样让孩子分批次携带?矛盾的特殊性是以普遍性为前提的。换句话说,如果什么都不能统一政策,那么,一刀切的校服穿着岂不是抹杀个性,一刀切的课堂教学岂不是悖逆教育规律?

至于有人担心禁止了之后孩子会丧失使用手机的基本能力,好听点说是杞人之忧,直白点说就是扯淡。学校教育毕竟只有几个小时,家庭教育和社会教育又没有禁止孩子接触手机等电子产品,有什么好担心的呢?至于通讯联络的工具功能,没有手机之前,家校关系也并非老死不相往来。再说,不少学校对于电话手表等基础功能性电子产品,还是网开一面的。

总之,“手机销毁大会”是手法极端的,进门“安检”手机是效率低下的……须从制度上一以贯之地为通讯类电子产品入校园立下规矩,好心才不会错付,善意才不至跑偏。中小学生禁带手机入校,天是不会塌下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