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微信的广泛使用,不少中小学幼儿园以班级为单位建群促进家校联系。

然而实际中,原本的交流平台发生变异,有的学校在其中发布教学内容,家长好比“助教”一样被绑架在学校教育中,产生心理焦虑的同时也给学生造成更大的课后负担;有的群还异化成“攀比群”“马屁群”甚至培训机构的“广告群”。

——8月29日 半月谈

社交工具的更替,带来家校沟通的便捷,但凡事都该有度或者说边界,越界了就会适得其反反受其害。

过去开家长会,需要家长集中到学校,如今微信群的存在,可以把家长会随时搬到手机上,可是实际上充当家长会职能的家长会总是刷屏,不情愿的家长累不累?老师课堂之外也是正常的人,也要有属于自己的时间,家长群被滥用,也会给教师带来不必要的额外负担。

家长群的成员是社会人,换句话说就是个微观社会,有社会的地方就有江湖,不注意边界问题,家长群很容易异化为名利场。

有家长过度谄媚、吹捧老师;有家长不分时间、事无巨细地“晒娃”;有家长好胜心强,总想与其他家长一争高下;有家长不停发广告,拉投票。“马屁群”“攀比群”“广告群”正是名利场的具体样态。

事实上,家长群是为了梳理好家校关系的,是服从学生教育成长而建立的,“学生助长群”变成“家校名利场”,这样的微信群只会对学生学习成长起反作用。

“功利化”“势利化”的家长群,不仅让家校关系紧张,还会把焦虑矛盾传导到学生身上,只会变相增加学生学业和心理负担。

近年来有媒体报道,有教师把学生成绩排名放到微信群上,考的好学生家长倒好说,排名靠后学生家长脸上不好看,家长学生都伤自尊心,因此告教师,一时闹得沸沸扬扬。也有家长在家长群里质疑老师收礼、不公正地将身材矮小的孩子常年安排在教室最后一排,而被班主任“踢”出家长群。有家长在群里看到别的家长晒全家出国研学而压力倍增。家校关系紧张,或者因过度或不必要沟通滋生紧张焦虑,造成学生学习成长环境恶化,微信群“不和谐”,学习受影响不说,社会上的三观不正、庸俗观念嵌入学生心智中,损失的很可能是一代人的价值观。

防止家长会异化,根本上要求老师和家长有好的教育理念,从学生学习成长长远角度思考问题,不必太计较一时得失。

教师不要对家长会有太高期望,不能恨不得把家长群变成班级管理群,一个个家长成了助教,一起监督鞭策孩子学习。家庭教育和学校教育各有分工,不能让家庭教育过度为学校教育承压,让家长负荷过重甚至焦虑,最终只会转化为学生过度负担,不利于学生心智成长。还有,家长群的管理要有边界,不能把社会上的那一套都带到家校关系中,可以说哪些,哪些要设红线,不该说不能说的说多了,家长群成了是非群,班级也不会太平,这一点大家一定要达成共识。

随着媒体报道的家长群“是非”越来越多,家长对教师和别的家长的意见在增加,家长群要“减频”“减负”“减压”“多做减法”,不要期望家长群解决所有班级管理问题,别把家长群变成“学习高压锅”。

要让家长群的职能简约纯粹起来,要让家长群成为良好教育理念环境助长群。

如果家长群不停“搞事情”,那么解散都可以,上海就有学校规定不用家长群。要让家长群清清爽爽干干净净,需要各方达成共识公约,不能再把社会上那套功利庸俗的东西一股脑塞进家长群了。

家长群不是名利场,应该是博爱大气立德树人的教育生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