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毛说,要做一棵树,站成永恒。

杨根法说,如果身体允许,我会一直站下去。

诗人以“站立”的姿态表达一种意象,校长以“站立”的身影传递一种精神。

9月2日,衢州江山实验小学正式开学,早晨7点30分后,校长站在校门口迎接孩子们,这些年几乎成了江山实验小学每天清晨一道固定的风景。从2009年上学期开始,杨根法就一直站在校门口迎接学生上学,除了出差或者生病请假,其他时候从未间断。“这件事让我开心,做决策时也更贴近学生和家长的需求,现在已经上瘾了,一天不站就觉得不踏实,如果身体允许,我会一直站下去。”

——9月3日《钱江晚报》

校长开学在门口迎新的做法并不鲜见,这种仪式感传递给师生更多激励、更多温暖。不过,10年如一日,每天清晨迎来送往,主动和学生打招呼、主动与家长聊寒暖,这种用心的仪式,已经内化为一种坚守的习惯、一种沟通的范式。

站在门口迎学生这种“自选动作”,不能说是每个校长的必修课,但是,杨校长十年功夫下来,效果也是看得见的:

一则,对教师而言,这是身正为范。

就像老师们说的,“校长每天站在门口迎接学生,其实对我们也是一种鞭策,连校长都一早来到学校,我们做老师的怎还会有懈怠的意思。”其身正,不令而行。学校管理者身先士卒,校园制度氛围自有一股清气。

二则,对学生来说,这是爱的身教。

校长不是高高在上的,而是每天碰面的;师生之间不是隔膜疏离的,而是可以互致问候的。这种教育教学生态,起码是温暖幸福的,是谐和美好的。杨校长说:“现在学校有1641个学生,每天和我进门打招呼的都超过1000了。”更形而下地说,还有什么礼貌教育,比校长与学生之间的互动更具体而微的呢?

寒来暑往,春去秋来。站在校门口,能看到学情、看到更远处的万家灯火。有爷爷送孙子来上学,对孩子千叮咛万嘱咐。“为了部分孩子的安全,学校能不能放学后接管孩子一段时间?”杨根法将自己的所见所闻所想,放到学校班子成员会议上讨论,得到了大家的认可。这个建议也与地方教育部门的想法不谋而合,于是有了全市范围内启动的“四点钟学校”。如果我们的教育管理者,都能如杨校长一样离家长近一些、离孩子近一些,嘘寒问暖的决策或许就不至于凌空虚蹈,初心良善的制度可能就不至于隔靴搔痒。

无独有偶的是,9月3日,北京开学第一天,朝阳外国语学校门前也出现了暖心一幕:当有学生走进校门时,一位拄着双拐的老者就会微微倾斜上半身,向学生致意,学生们经过老者时,也立刻弯腰回礼。这位老者便是朝阳外国语学校已经80多岁高龄的女校长郝又明。有家长喟叹:“这才是真正的开学第一课。”

古人云,“动人以言者,其感不深;动人以行者,其应必速。”一校之长,首先是教育者,然后才是管理者。生活教育也好,情境教育也罢,学校是什么样子的气质与风骨,首先取决于校长先生的智慧与人格。古今中外,每所名校的背后,一定对应着一位传奇的“老校长”。正因如此,从北大到清华,从南科大到西湖大学……无论是校长聘任、乃至校长发声,都可能会成为爆款的公共事件。

十年清晨立校门,校长自成好风景。这风景,未必感天动地,却让人高山仰止;这风景,不是传奇壮举,却叫人如沐春风。惟愿更多的校长先生,潜心做好教育者,离校门近些,离师生近些,离家长及社会再近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