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过去的教师节,一如既往成为了全国举目关注教育发展的重要节点,全国教育大会也在这天召开,对于这个高规格的会议,媒体多有报道解读,提炼出会议看点,包括对教育现状的分析以及推进教育发展的重要政策理念。而我则在当天刚好赶到了上海查询资料,穿梭于复旦大学校园的图书馆、教学楼之间,从硬件设备的智能便捷、信息资源的丰富海量,直观感受到了大都市高等教育资源的优质。不由得想起去年在湖南一家省级图书馆查阅本土文献时所感知到的有限资源,以及今年暑假在浙江省一个乡村调研时所看到的农村书屋,一个房间,一个书架,摆放的报纸、书籍等看起来有些陈旧,沾了好些灰尘。这一对比,对于这次全国教育大会中提到的促进教育公平,就格外触动。教育公平者,上升为国策,亦是人心所向,也是困扰教育发展的瓶颈之一。

对于我国,既要看到教育史上的奇迹,以几十年时间在全国普及了义务教育,实现45.7%的高等教育毛入学率,也要看到教育分配不均衡问题依然是制约中国走向教育强国的主要瓶颈。

拿起教育资源的尺子度量,从一线城市对比二三四线城市,再到广大的农村,金字塔层级立即显现。留守儿童、农民工子弟的教育问题突显了教育资源的区域差距、城乡差距,“寒门能否出贵子”的心头之问,则反映出当下拉大的阶层差距。

教育不公为中央关注、百姓揪心,在于教育对于人类生存发展而言的重要意义。

今年年初,一首叫《苔》的小诗唱出了乡村留守儿童对于教育的渴望。在贵州山区石门坎新中小学支教过两年的老师梁俊和大山里走出来的孩子梁越群在央视舞台上唱起了清代诗人袁枚的小诗《苔》,“白日不到处,青春恰自来。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贵州山区石门坎,被描述为中国最穷的地方之一,而梁俊支教的新中小学,里面求学的孩子三分之一是留守儿童,除了贫穷,他们还非常自卑,梁俊就教孩子们吟唱袁枚的《苔》。他说想通过这首小诗告诉孩子,“我们即使拥有的不是最多,但依然可以像牡丹花一样绽放,我们不要小看了自己。”

隔着荧屏,朴质无华的天籁之声以及励志之言带来的,除了满满的感动,更为触动且引发思考的是这些大山里的孩子对教育的渴望,以及对于他们而言教育资源的匮乏。

教育如同阳光雨露,能培植发掘人的素质、能力,教育资源的多少优劣由此某种程度上决定着一个人生命潜能与价值的开掘度。而人类生命对于盛开的追求与渴望,如同小诗《苔》贴切描摹出的,是同样强烈的。在阴暗潮湿、阳光难以照射之处,青春沿着渴望生长,热情凭借诗歌开花,纵然细微如米粒,也饱含了生命的创造力,这是人类生命奋斗不息的尊贵之处,但是,这般的执着尽力却因资源匮乏而开得如此艰辛又卑微,对比于阳光普照下的自在盛开、生命怒放,是否油然而生痛惜悲悯之情呢?

教育是国计,也是民生。从社会功用来看,优质的教育资源可以提升国民整体素质、带动国家发展、增进社会幸福感,达成社会和谐。从人本角度出发,好的教育开启明智,擦亮智慧心灯,可谓个体在社会立身与发展的重要起点。教育公平与否,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一个人在社会上生存发展的机会是否公平。因而教育历来被视作实现社会平等的一个“最伟大的工具”,很多国家把普及教育作为促进平等、改变贫困局面的基本措施之一。

公正是写入我国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理念,教育公平则是社会公平正义价值在教育领域的延伸和体现。我国自建国以来历任执政者都明确提出对教育公平的追求,新中国成立伊始便把大众教育普及提到重要位置,曾把向工农开门作为新中国教育方针的重要内容,提出全民普及小学教育的任务。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国家以法律形式确定了20世纪末基本实现九年制义务教育的目标,21世纪前十年,我国农村义务教育实现免费。

在高等教育领域,2012年来,我国开始实施中西部高等教育振兴计划,将教育公平观念付诸实践。

在2016年6月正式施行的《教育法》中,要“国家采取措施促进教育公平,推动教育均衡发展”,教育公平写进法律,从一种政治要求转化为法律要求,落实为国家责任。

可以看到,近年来国家在公平教育领域提出了许多有力政策措施。而注目这次全国教育大会,针对教育公平存在的问题,提出要“促进区域、城乡和各级各类教育均衡发展”,并列出了具体措施,如“完善城乡统一、重在农村的义务教育经费保障机制,着力改善乡村学校办学条件、提高教学质量”,“把更多教育投入用到加强乡村师资队伍建设上”。这些政策措施如能切实落地,应能为推进教育公平提供有力支撑。

“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这是唐朝诗人杜甫忧国忧民的情怀与理想,对于教育公平这个理想而言,安得阳光雨露更充盈,庇护每个孩子的成长之路,人人享有受教育的机会,人人公平地获得高质量的教育。而回溯教育发展的漫长历史,尽管有曲折,依然表现为一个教育对象扩大化、平民化、教育资源丰富化的过程。

我们寄望于国家教育更为充分的发展,寄望于城乡、地区、校际、阶层之间教育资源差距被弥合,寄望于同一片天空下,教育如同阳光,公平地普照这个国度,以优质的教育,引领一个人的自我实现、全面发展,一个国家的健康发展、盛世大同。(作者系浙江大学新闻传播学在读博士研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