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家长使用超标电动车行为与对学生的评价挂钩?山东菏泽这一疑似举动引发热议。近日,此事有了最新进展。菏泽教育局10月7日深夜发布《关于抵制乘坐超标电动车情况的说明》,强调不得将家长使用超标电动三轮四轮车的行为与对学生、班级评价相挂钩,不得有任何带有惩罚性的措施。
 
官方一锤定音,以明确的态度定纷止争,值得肯定。
 
据媒体此前的报道,当地多名学生家长反映,从9月16日开始,菏泽市在数条主要路段禁行超标电动车,而学校在配合政府宣传整治行动的过程中,将整治超标电动车和学生的“道德品质分”挂钩,通过对学生扣分来向家长施压。
 
当地教育局随即回应称,学校对此次整治行动的响应均以宣传、劝导为主,否认存在“将整治规定与学生分数挂钩的行为”“没有相关规定,也没有听说中小学在执行类似的规定。”但媒体采访到的学生、家长和学校工作人员均证实了扣分举动的存在。
 
而且,据当地媒体《牡丹晚报》此前的报道,根据相关要求,城区各学校要向学生和家长送达《一封信》、签订一份《承诺书》和《责任状》。并且,学校要每天由一名领导带领教师在学校门前巡逻检查,发现家长驾驶超标电动车接送学生后进行劝导、教育,同时登记学生信息,对所在班级进行通报批评,对表现好的班级进行表扬。同时,教育部门要加强对辖区学校的督导检查,指导学校开展电动车整治行动,对力度不大、进展缓慢、效果不明显的学校,约谈、问责相关负责人。
 
可见,虽然教育局并未明文规定将整治超标电动车与学生分数挂钩,但在实际中,却难保有学校在“高压”的形势下,大搞压力传导,给学生层层加码,借此对家长形成压力。因为谁都清楚,只要一关系到孩子,家长们往往是很容易妥协的。
 
当地积极整治超标电动车,不论是对环保,还是对社会安全与治理,其积极意义都值得点赞。但正如一些网友而言,学校将整治任务与学生分数挂钩,是典型的“长臂管理”,是学校将本不属于自己的职责揽到了自己头上。但仅批评学校是不公平的,因为在此事件中,学校很有可能并不是主动作为,而只是被动接受任务的一方。
 
不从源头上加强对超标电动车生产销售的管控,不强化在上牌等环节的把关,却单单在最末端的使用环节严控,说实话,本就是治标不治本的做法。而想出以扣学生分“要挟”家长不骑电动车的举措,不仅是推卸自身责任,能在多大程度上实现整治目标也要打一个问号。有必要问一句,是否有数据证明,超标电动车有多大比例是家有上学娃的家长们所使用的?对于其他骑行者来说,当地又有何治理办法?
 
另外也要看到,超标电动车还是一个“历史问题”,在环保与安全意识更强的今天,让其退出历史舞台是应该的,但也应尊重现实,循序渐进地进行,而不能罔顾事实,不顾民意,试图在短时间内强行禁止。
 
更要看到的是,学校是教书育人的场所,事务繁多,责任重大。让学校承担跟教学毫无关系的任务,只会分散其精力,让其疲于应付,而效果也并不见得有多好,反而削弱了其教学成效。另一方面,以扣学生分的方式让家长不骑超标电动车,很有可能在本已脆弱敏感的家校关系上再添一道裂痕。实在是得不偿失。
 
另外,除了打学生家长的主意,整治超标电动车就真的没别的办法吗?不见得。据报道,当地在限制超标电动车时,也准备了相应的替代方案,如市公共汽车公司将采取增加公交运力、优化公交线网布局多种措施,鼓励学生乘坐公交上学。同时,一些学校也在和公交公司合作,酝酿“定制公交”线路。这些,才是整治超标电动车的“正道”。
 
社会治理的事归社会,教书育人的事归学校。让专业的人干专业的事,各部门、机构各司其职,社会才能有序高效地运转。这是在点赞当地教育主管部门及时回应公众质疑的同时,也应当有的反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