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新京报日前报道,马上又到毕业季,今年,中国人民大学将在毕业季首次举办“毕业合影日”,尽量满足毕业生和校长、校党委书记等校领导合影的愿望。

有毕业生愿意和校长书记合影留念很正常,若不愿意的话其实也很正常。如果学生愿意,以至于愿意到了要抢着和校长书记合影的程度,那么校长书记无论怎样“忙”,都有必要暂时“忙里抽身”,满足学生的合影愿望。如果学生不愿意,校长书记也别自以为是,以为所有学生都想和校长书记大人合影。

人大校长希望办一个不浮华的、感情浓重的、组织井然有序的、师生有高度参与感的毕业季。这位校长的希望很不错。

不过,毕业就是毕业,何言浮华?不过是大家各自收拾自己的东西,同学之间签个字留个言,好朋友聚个会,集体合合影,去看望一下任课老师,最后打理一下行李,向母校挥挥手。至于内心有没有波澜、程度如何,则因人而异。如此而已,再平常不过。

如果要讲感情浓重与否,我相信,多数同学跟校长书记压根儿谈不到感情联系。人和人的感情是日积月累、慢慢建立起来的,是通过不断的交往、互相沟通了解建立起来的,其基础是真诚和互相关心。

大学校长和书记,平日里总是高高在上,一年之内,工作繁忙,难得深入到学生的宿舍、食堂、课堂、周末生活和文化活动中,去真诚地了解学生的所思所想,更谈不到俯下身对学生嘘寒问暖、关心学生的学业和前途。

在这样的前提下,校长书记和学生之间,何情之有?如今,以“感情浓重”言之,最大的意义不是感情真的是否浓重,而是为什么寡淡的问题。

假若我们真有公而忘私的校长书记,我相信,他们面对学生要求合影的愿望,绝不说自己有多忙,因为他们心里有学生,因为它们会认为与学生合影恰恰是爱学生的表现,应该有求必应才正常。校长如果心里有学生主体观,就绝不会“尽量”满足学生的合理要求,而是一定满足,高高兴兴地满足。

学校是学生的学校,没有学生哪来学校?学生始终是学校存在的主体,其他包括校长书记等教职员工不过是为学生的成长和发展服务的学校存在的客体。而长期以来,不少校长和书记总是把自己弄得高高在上,以为自己就是学生的主人,缺乏平等和民主的爱学生的价值观和思想。于是,把学生的愿望不当回事儿,他们忙的借口也就很是冠冕堂皇了,这类校长书记可谓功利而无情。那么,不和这样的校长书记合影,又有何不可。学生和那些真正爱学生的校长书记合影,才有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