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两则有关学生就餐的新闻引发社会关注。一则是河南商丘某中学学生因食堂饭菜质量较差、价格较贵打砸食堂,另一则是武汉某大学保安执行后勤文件要求、拦截外卖将饭菜扔进垃圾桶。

在利益主体多元化、利益关系碎片化、利益冲突显现化的今天,事关学生切身利益的就餐问题,难免会成为矛盾凸显的场域。这边厢,学生的权利意识不断增强,对就餐品质有了更直接也更强烈的利益诉求;那边厢,食堂饭菜质量差、价格贵,难以满足学生个性化的就餐需要。当双方都把自身的利益看得如此重要并且都不愿意妥协和退让的时候,摩擦、纠纷和社会冲突的上演很难说不是一种必然。

不管是在中小学还是在高校,食堂都具有一定的公益属性,并不具备充分市场化的特征。换言之,食堂不能单纯追求利益最大化,而是要实现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的有机统一。然而,在现实生活中,某些食堂却异化为牟利的工具,不仅没有为学生提供干净可口的食物,反而利用价格机制对学生进行变相盘剥。当学生对食堂饭菜不满意时,自然要利用各种渠道来进行利益表达。

让利益博弈和法治完善结伴而行、共同成长,是转型时期社会发展的应有图景。学生固然不能“有诉求就过激,一过激就违规”,再合理的诉求也要在法律框架下解决,但学校管理者也不能把本属正常的利益表达,通过“堵”和“压”的方式使之演变成过激对抗。

只有把握了学生利益的诉求点,才能把握问题解决的关键点,才能弥合“碎片间的缝隙”,找到学校管理者和学生共同的利益关注点。倘若校方能够及时打捞学生“沉没的声音”,并对食堂经营管理进行“亡羊补牢”,学生打砸食堂的“激情维权”或许就不会发生。

对学生的利益诉求进行选择性忽略甚至漠视,“禁止叫外卖”在本质上是一种教育暴力。外卖的食物不卫生也好,送外卖的电动车给校园安全带来风险隐患也罢,该做法尽管有一定的良善初衷,却存在着“因噎废食”的嫌疑。更何况,在快餐文化大行其道的当下,“禁止叫外卖”在本质上是一种逆时代的社会审美。

“禁止叫外卖”逾越了公私边界,对学生的私生活进行了干扰,是学校管理者角色越位和权力越界的产物——不懂得尊重和回应学生的利益诉求,催生出自说自话、自以为是的傲慢与偏见。

事先没有深入地了解实际情况、没有充分地吸纳学生的意见,造成“禁止叫外卖”缺乏社会基础,没有了“准头”,却有了失误和偏差。这种陈旧、固化的学校观念,让“禁止叫外卖”陷入了“初衷良好、方法僵化、效果适得其反”的治理怪圈。

作为利益相关者,学校管理者和学生不能成为对立的两极,而是要在尊重学生利益诉求的基础上,实现双方的有机衔接和良性互动。校方只有在提高食堂饭菜质量、优化食堂就餐环境上多下功夫,才能真正“发挥作用、实现价值、赢得尊重”,得到学生的喜爱和社会认同。

学生在食堂的感知和体验,在某种意义上也是学生是否拥有足够尊严和体面的一面镜子。说到底,学校运行得好不好,不在于是否存在矛盾冲突,而在于能否很好地容纳和化解矛盾冲突。尊重和回应学生正当的利益诉求,矛盾冲突就能得到及时的纾解,不至于阻塞汹涌。这样的校园生活,才会更安全、更有品质、更有情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