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媒体报道,浙江浦江县中考加分新政规定,父母累计无偿献血超过4000毫升,子女参加中考时可以加3分。

4000毫升鲜血,一个人10年时间才能完成,夫妻齐上阵,至少得5年。在这里,鲜血成为明码标价的抵充物,自愿、无偿的公益行动,量化成了分数。而公正公平的中考,还没摆脱拼钱的交易,就成了拼血的买卖。

中考作为选拔成绩的一场公平竞争,相关部门对于此中的附加条件清理过多次。浦江县的献血加分,不排除有着促进公益事业的积极意义,但副作用却远远超过了可能收获的正能量。它将说好的无偿,变成了实实惠惠的、可以用分数兑换的奖励,在血拼的中考场外,高尚的无偿献血内涵,早被为孩子加分入校的功利所替代。此中的自愿早就变味成“为孩子甘洒热血”的交易。因而,主观愿望再好,都不能排除被道德绑架的嫌疑。

中考加分开了个公益的口子,而家长开的却是血淋淋的口子。身强力壮的拼就拼了,这孩子要是个家有不幸的“病二代”、失去亲人的“孤二代”,中考场上,便只有“望血兴叹”的份儿。

用鲜血换来的考分,对于公正公平的考试来说,本身也是一种伤害。这时候,所谓爱心,则不过是以一个高尚的名义,对他人命运、公正公平的血淋淋伤害。

中考、高考,是目下中国数得清的几个、还能在分数上硬碰硬比拼一把的公正平台。但遗憾的是,这些年,各种加分政策从没放弃在这个公正的平台上插手一把的机会。结果,激励的效果不明显,操作的漏洞倒是一览无余。即便是鲜血,这个看似人人都有的“资源”,真想改名换姓玩点猫腻,也不是不可能。让公益的归公益,分数的归分数,孩子们才有可能真正在同一个起跑线上奔走。

鲜血,因为无偿而高尚。中考,因为公平而公正。倘若浦江因为中考加分新政中的鲜血注入,而使得公益的血库杯满钵满,这些鲜血,便也会因为兑换了分数,而能沉淀出杂质。血库满溢之时,真正笑得出来的肯定不是这些一年捋两次膀子的家长。他们只是为孩子闯过中考大关的一个个许三观而已。

他们献的是血,心里流的却是无奈与苦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