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4月中国新闻网报道“郑州近来连发10起跳楼事件,多发于女性和学生”;又据复旦大学官方微博消息,该校2010级硕士研究生黄洋经抢救无效死亡,为研究生同寝室的林某投毒所致。此外,还有两起学生死亡事件也引发关注。4月16日,南京航空航天大学2名同学因琐事发生口角,1人被刺伤,抢救无效死亡。17日,南昌航空大学前湖校区一学生宿舍内发现一具男性腐烂尸体,尚不确定是否为该校学生。此前,药家鑫的极端残暴行为,李颖“我要是他(药家鑫),我也捅”的这番冷血极端言论,“杭州飙车案”发生时,“官二代”们围在死者身前嬉笑的场景,广东河源数名中学生在校园外的一条小巷里将一名流浪汉活活打死以及李启铭在校园内将两名女生撞成一死一伤后,嚣张冷漠地喊出“我爸是李刚”……所有这些,无不折射出当下个别年轻人对生命逝去的茫然与冷漠,不得不让人思考,我们的学校教育究竟为了什么?

学校教育简单地说就是“育人”。育什么样的人呢?苏霍姆林斯基说“教育的终极目的应该是向人传送生命的气息”,泰戈尔则说“培养学生面对一丛野菊花而怦然心动的情怀”。

笔者非常赞同苏霍姆林斯基和泰戈尔的观点。《新民晚报》曾刊登过一则故事:校园的花房里开出了一朵最大的玫瑰花,全校的同学都非常惊讶,每天都有许多同学来看。这天早晨,苏霍姆林斯基在校园里散步,看到幼儿园的一个4岁女孩在花房里摘下了那朵玫瑰花,抓在手中,从容地往外走。苏霍姆林斯基很想知道这个小女孩为什么会摘花,他弯下腰,亲切地问:“孩子,你摘这朵花是送给谁的?能告诉我吗?”小女孩害羞地说,奶奶病得很重,我告诉她学校里有这样一朵大玫瑰花,奶奶有点不信,我现在摘下来送给她看,看过我就把花送回来。听了孩子天真的回答,苏霍姆林斯基的心颤动了。他搀着小女孩,在花房里又摘下了两朵大玫瑰花,对孩子说:“这一朵是奖给你的,你是一个懂得爱的孩子;这一朵是送给妈妈的,感谢她养育了你这样好的孩子。”这个孩子就具有“面对一丛野菊花而怦然心动的情怀”:奶奶病重希望能看到玫瑰花,孩子动了关爱之心,无论如何要让奶奶看到大大的玫瑰花。苏霍姆林斯基的教育也就向孩子“传送了生命的气息”,不但不批评孩子,反而送玫瑰花给孩子和孩子的妈妈。

卢梭有一个著名的论点:教育即生长。杜威进而阐释道:这意味着生长本身是目的,在生长的前头并没有另外的目的,比如将来适应社会、做出成就之类。此言精辟地道出教育的本质,教育应使每个人的天性和与生俱来的能力得到健康生长,而不是强迫青少年接受外来的东西。智育是发展好奇心和独立思考的能力,而不是灌输知识;德育是鼓励崇高的精神追求,而不是灌输规范。教育应使受教育者在上学阶段就感受到学习是幸福而有意义的,并为幸福而有意义的一生创造良好的基础。一言以蔽之,教育的终极目标就是使人幸福。

既然如此,那就必须要在学校教育中开展生命教育,让学校的生命性替代目前至多学校存在的功利性。首先要让学生认识生命,让学生了解生命的诞生、成长、生病、衰老、死亡等生存、死亡现象,树立正确的生命价值观,爱惜生命,呵护生命;其次,让学生敬畏生命,生命存在本身具有原生的本体的不可替代的价值。敬畏生命是一种终极追求,是对人的终极关怀的体现。所有的教育是否能够对个体的精神成长负责,是否能够对学生的成长起促进作用,根本上要取决于教育者是否敬畏生命,是否能在任何时候任何地点都不以自己的好恶、学生个体的差异而否认学生生命存在的价值。教育若忽视了这一点,也就成为统治和奴役的工具,必然成为人的成长和发展的枷锁;在敬畏生命的同时,发现生命,要让教师和学生都了解生命常识、生命科学、生命哲学,认识到什么是人,什么是人性,解决“人为什么活着”“怎样活着”等问题。教师还要在此基础上去引导学生认识自己,特别是认清自己的优势,看到自己与别人不一样,给自己的生命价值一个科学的界定:找到属于自己的人生理想、人生目的、人生价值、生活态度。再是要尊重生命,要求学生把自己当作独一无二的生命个体来看待,看到自己身上独一无二的生命价值,并引导学生去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然后热爱生命,要求教师能对生命的意义有真切的感悟,对学生的生命负责。同时,热爱生命的价值追求还体现在师生相互热爱中,惟有如此,才能探求生命的真意,在爱他人中,自己的生命才能获得真正的提升。在此基础上,激扬生命。生命力是鲜活的,学生有的是潜力,但缺少激发、挖掘,由于特定阶段的生命规律的限制,学生不会充分挖掘自己的潜能,释放生命能量。教师要激活学生的思维,唤醒学生的生命,让学生积极、主动地成长,而不是选择灰色调的生活。还要学会保护生命和完善生命,作为学生成长的精神保护者,教师既要关注学生自身精神发展的规律,又要防止来自外界的任何可能性的伤害发生。教育通过一些集体的、个人的实践,达到教化、转化、感化、内化学生的目的,使学生幸福地从一个成功走向另一个成功,直至生命完善的境界。

而当学校一味把知识、能力、分数、升学作为教育的追求,教育也就成了不再是给生命以自由和幸福的教育,是违背生命的本性、讨伐生命的教育。这些受教育的人,无怪乎因失恋、学习压力、工作压力、失业、些许琐事或自杀、或相互残杀、或对路边伤残者漠然处置……“药家鑫”们的诸多行径也就有了“合理”的答案,屡屡见诸报端的的学生自杀事件也顺理成章了!

孟子说过一段话:“今有无名之指屈而不信,非疾痛害事也,如有能信之者,则不远秦楚之路,为指之不若人也。指不若人,则知恶之;心不若人,则不知恶。此之谓不知类也。”意思是说一部分人舍本逐末,只注重表面的攀比,而忘了生命修养的比较和加强。忧指忘心,舍本逐末,道出了现在很多教育现状,多少家长趋之若鹜地送孩子参加各种培训班、技能学习班,想让孩子拥有一技之长,这就是对孩子教育只重视的装修层面,而忽视了学生的内心世界和生命存在。养树重在养根,养人重在养心,艺术、技能等枝叶类的教育培养再成功,可一个人的内心却是自私自利的、无德的,他能立足于社会吗?“德不配位,知小而谋大”,这样的教训还少吗?

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归根到底是教育梦。苏霍姆林斯基在《把整个心灵献给孩子》中也说道:“教育――首先是人学!”教育不能没有理想,但教育更需关注生命。每个人都有生命的尊严,都有生命得以张扬的权力,这是谁也不能剥夺的。因此,当学校教育的起点是人的生命的时候,学校教育必然要成了以提高人的生命质量为旨趣的教育了。那时,我们的学校教育才大有希望,我们的学生、后代才会感受到教育的幸福、乃至终身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