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深圳“某幼儿园老师用手机拍摄班内男性学生的下体照片”事件在网上传播,造成恶劣影响。深圳市公安局福田分局27日晚间通报,该幼儿园6名教职工因构成使用偷拍的方式侵犯他人隐私的违法行为,均被处罚。

——3月28日长沙晚报

在孩子接受幼儿园教育上,不同的家长却有相同的愿望,大体上不外乎:希望孩子快乐成长,身心获得正常发展,顺顺利利走好人生第一步。

然而,有的幼儿园带给家长的体验就是事与愿违,还真印证了那句“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的网络流行语。

想想也是,“拍摄孩子下体照片”的幼儿园,“让孩子互扇耳光”的幼儿园,“给孩子集体喂病毒灵”的幼儿园,“使用针状物扎孩子”的幼儿园,能给孩子带来什么快乐?在孩子幼小的心灵里,挥之不去的只有噩梦般的伤害。

每次侵害过后,总有追问。我们追问监管,为什么幼儿园总是如同脱缰的野马,我们追问老师的素质,为什么如此无良的人也能进入幼师队伍……这些追问都有道理,窃以为,为了保护好这些“祖国的花朵”“民族的未来”,追问和反思还应该来得更猛烈些。

面对又一例幼儿园侵犯事件,我们该说点啥?不同的人,谈论的角度可能不同。不过,有两个问题不该落下,值得追问。

一个是幼儿教师的素质。

教师应该有爱。因为爱就是教育,没有爱就没有教育。回过头来看,给孩子喂不该喂的药,用针状物扎孩子,虐童虐到孩子大小便失禁,这些幼儿教师有爱可言吗?

成为幼儿教师,必须经过系统的教育。而爱心教育,仅仅是系统教育的基础,连这个基础都经不起检验,更不消说什么重点和关键。那么,幼儿教师通过系统教育究竟掌握到了些什么?这个值得追问。

其实,关于幼儿园老师的素质问题一直都有讨论。去年全国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俞敏洪在回答记者关于加强幼儿园安全监管问题时表示,幼儿园安装监控是加强监管的一方面,不过只是被动式应对,对幼儿园老师的素质提高才是根本问题。

另一个是幼儿园的选择。

有人可能会说,遇到无良幼儿园、素质差劲的老师,何不换一家试试?可问题是有得选吗?私立的太贵,读不起,公立的太挤,进不去。孩子受虐,家长很气愤,但敢怒却不敢言,因为孩子还要在幼儿园继续待下去,这就是现实。“幼儿园保安猥亵六岁女童被批捕,奈何学位紧张家长一时也没法转校。”这就是活生生的案例。

假如幼儿园有得选,这家不好就送孩子去那家。面对随时可能被家长“炒鱿鱼”的风险,幼儿园会怎么做?自然而然就会把管理牢牢抓在手上,想方设法改进办园质量,提高竞争力。

上个好幼儿园比上大学还难,学位何时不再紧张?这个同样值得追问。

让人充满期待的是,今年政府报告提出:多渠道扩大学前教育供给,无论是公办还是民办幼儿园,只要符合标准、收费合理、家长放心,政府都要支持。这也意味着学前教育再度松绑,放开过后,必然会带来良性竞争,增大家长的选择空间。

符合标准,涵盖师资标准,意味着要把好“入口关”;收费合理,意味着“读得起”不再是问题;家长放心,意味着方方面面要合乎家长心愿。只要有竞争,只要有选择空间,好不好、留不留都由家长说了算,相信在这样的倒逼之下,教师素质和幼儿园管理,就一定会有大的提高和改进。

作者 | 李强(国内知名评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