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有菜有肉爱心午餐,不好意思去吃,宁愿啃馒头就免费的汤,花一样的年纪,饿得面黄肌瘦……学校公开的贫困生补助,或者商家慈善资助,不好意思去申请,怕站在台上接受所有人怜悯的目光……对于这样的孩子,学校很着急,很多高校根据学生饭卡消费情况给贫困学生饭卡偷偷打钱,尽力维护贫困生的自尊。

——4月15日人民网

贫困生资助,也是高校育人工作一部分。其牵涉的总体金钱数量大,涉及的人数多,关系到能否把党和国家的温暖送到学生手里和心中,操作起来不得不慎。但贫困生资助,既做到精准高覆盖,又顾及贫困生尊严,背后有大量繁琐工作要做,谈何容易?

当下,高校普遍实行“贫困申请、提供家庭收入证明、老师评审”,这一模式目前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但也有漏洞和不足。我国尚未形成严格的个人及家庭征信体系,大学生家庭是否贫困的认证成本相对较高。即便是贫困生家庭所在地盖章的“家庭贫困证明”,造假也不难。再加上一些“真正贫困生”有强烈自尊心,对“扶贫”“爱心”“慈善”等词汇敏感,这就导致“摆在明面上的贫困资助”容易产生逆向淘汰,即该资助的没资助,不该资助的反而资助了,结果造成了事实上的不公。

不过也要承认,之前有高校实行“比惨比赛”、“竞选”贫困生,确实侵犯了学生作为公民个体的隐私权,造成了负面影响,客观上让部分贫困生对资助望而却步。

笔者认为,在弥补这些模式的漏洞方面,运用大数据“查缺补漏”不失为一种好尝试。大数据助甄别贫困生,一方面能在一定程度上识别“真贫困”,另一方面也能发现“隐形贫困”。就拿吃饭来说,贫困生因经济原因,平均每餐消费额较少,有较大概率是真贫困;即便不是真贫困生,相当时间跨度的“节衣缩食者”学校也可列为额外关心者之列,毕竟大学生身体健康是第一位的,长期吃不饱就应该介入干预。当然,大数据识别,悄悄地给“吃不饱者”打钱,最大的好处是“润物无声”,事实上资助到了,又避免了学生“可能的尴尬与抵触”。

大数据甄别贫困生,既是为公平补漏之举,也是“人性化育人”的创新手段。但也要看到,技术不是万能的,高校不妨在学生生活消费数据之外,在不侵犯隐私的前提下,把勤工俭学、社交特征、行为轨迹等方方面面的情况纳入大数据,采用数学建模,勾勒学生的相对贫困情况,做到更加精准全面,让“真正贫困者离接受资助最近”。

此外,高校也要加强育人工作的针对性,培养贫困生的自信,让他们“理直气壮”地拿国家给的补助,不因玻璃心而失去受资助机会。而且,所谓资助体系,是“助、勤、贷、奖”一体化,高校不能自缚手脚,应创新理念,在公平兜底基础上,多为贫困生创造勤工助学、发愤图强、发展性资助机会,让他们既得到了帮助,又能收获“劳动奋斗的成就感”,而不是纠结于“有没有掉了面子”。

作者 | 杨时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