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世界读书日前夕,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均会发布全国国民阅读状况的调查报告。根据《人民日报》2019年4月17日报道,第十六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16日在京发布调查结果。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成年国民人均纸质图书阅读量为4.67本。该报道还显示,有四成以上成年人自认阅读量少。在全民阅读连续六年写入总理政府工作报告的今天,我国成年国民人均阅读纸质图书的数量还少于2013年的4.77本,这一点很值得我们反思。

《2018年,你读了几本书》,这是《人民日报》报道第十六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状况的标题。这个问题,同样值得我们每个人追问。《光明日报》微信公众号上推送的《去年人均读书4.67本,你拖后腿了没?》,更是发人深省。对于教师而言,面对世界读书日,不妨来盘点一下自己的阅读量。

全年人均读纸质书不到5本,可视作教师阅读量的一个分水岭。自己的阅读量,是高于这个平均值,还是拖了后腿,每一位教师都会有自己的答案。现在,各地教育行政部门都在大力推动教师阅读,“全民阅读,教师先行”“全民阅读,教师领航”等口号,都说明了教师的阅读要求应高于一般群体。

在新年到来的时候,很多人会给自己立一个“Flag”。对于阅读来说,教师们不妨在世界读书日到来之际,给自己的阅读定一个目标,立存此照,到下一年的世界读书日时,再来盘点一下自己一年的读书量,看自己会不会再有一声叹息。

要提高自己的读书量,不需要有多宏大的目标,只要一年多读个三五本即可。如果一季度多读一本,一年也就多读了四本书。从近几年的统计情况来看,我国成年国民只要一年读了10本纸质书,在阅读量上就进入了全国前10%。

那么一年读10本书难不难?说难也难,毕竟全国只有10%的成年人才能达到这个标准,但说不难也不难,只要下定决心,依靠群体的力量,很多人都能实现。

2018年年初,笔者在宁波市镇海区发起了一项“月啃一书并写千字”的“啃读挑战”活动,其中6本为共读书,6本为自选书。全区共有80位教师自愿报名参加,除3人因工作调离等特殊原因外,仅有7人未能坚持到底。可见,只要真正下了决心,一年读10本以上的书也不是难事。这些教师都是自愿参与“啃读挑战”活动的,每一位参与者都在承诺书上郑重签下了自己的大名,表示如果不及时提交作业,视同自动退出本次活动,今后三年内不得参加同类活动。若有抄袭等学术不端行为,接受组织方通报给所在单位领导的做法。

可以说,这样的做法有点苛刻,但参与者皆为主动参与。其实,参与的教师本身就有自主阅读的意向,并希望在团队的支持下更好地坚持自己的阅读行为。从很多教师上交的年度“啃读小结”来看,他们认为这是自己2018年最值得骄傲的事。有些以前没认真读过几本书的老师,也都感激自己的“一纸承诺”让自己扛了下来。后来,这些坚持下来的教师中,又有37人加入了2019年的“啃读挑战”活动。

事实上,这些参与“啃读挑战”活动的教师,学校里该做的工作一样没少,但这一年多读了一些书,让自己进入了读书量的全国前10%。

现实中,有很多人的确工作很忙碌,因此“工作忙没时间读书”便成为了最好的托辞。同样,忙碌成了不少教师远离阅读的最佳理由。事实上,没时间读书真正的症结,是没有把读书纳入到日常安排的优先级,这是把读书和生活分离的具体体现。试想,当一个人真正把读书作为生活方式的时候,就不用专门安排时间来读书了,因为读书已经成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而不是等有空再来做的事了。

正如特级教师华应龙所说,因为没空读书,所以工作很忙。如果我们每个人每年真正地多读个三五本,在读书中提升自己的水平,提高自己的工作效能,自然也就提高了工作效率,坚持个几年,自然会实现一种良性循环。

最近一段时间,有关996的讨论比较多。但是,教师一年多读个三五本,还根本说不上996。现实中,广大教师对“多读书”在认知上是没有问题的,但在行动中,很多人却踟蹰不前。

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讲,一个人要有所改变,必须走出舒适区。在阅读上,教师不妨逼自己一把,对自己狠一点。

一年多读个三五本,这门槛其实并不高,关键在于能否真正落实。一年多读个三五本,在面对每年世界读书日前夕的国民阅读调查状况时,教师就能坦然面对,也能无愧于“全民阅读先行者”的称号。

作者 | 刘波(宁波市镇海区教科所,教育之江评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