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学生大冬天还穿着破旧的单鞋,脚上长了冻疮,走路一瘸一瘸的。丹江口市大沟林区学校90后教师杨耀翔积攒了一年多工资,花了一万多元为全校学生每人买回一双崭新的皮棉鞋。杨耀翔说,全校百分之九十的学生都是留守儿童,家庭条件都很困难。
  
  一位刚毕业的小伙子,家境并不富裕,能够省吃俭用为全校学生买棉鞋,确实令人感动不已。暖心之余,偏远贫困地区师生生活的不容易,更值得引发全社会的关注。
  
  看到这桩暖闻,不少人很自然地将之与一度刷屏的“冰花男孩”联系起来。习以为常的“冰花男孩”,自己可能并没觉得有多少苦,但公众却深受“刺激”,并纷纷伸出援助之手,当地相关机构迅速倡议发起“青春暖冬行动”。同样,大冬天还穿着破旧的单鞋甚至因此长了冻疮,大沟林区学校的孩子们也肯定见惯不怪,甚至也会不乏有相互打趣,“苦中作乐”的。
  
  随着社会的发展,很多早已摆脱衣食之虞的公众,可能真的很难想象还会有孩子在大冬天穿不上一双棉鞋的。然而,现实却不尽然。“冰花男孩”所在的云南昭通市鲁甸县新街镇转山包小学和杨老师任教的丹江口市大沟林区学校,这类偏远高寒贫困地区的孩子,寒冬求学却依然充满了艰辛:或者是山路道阻且长,或者是脚穿破鞋一瘸一瘸上学,或者是身着单衣冒着风雪前行……
  
  推而广之,农村留守儿童的生活理应得到社会更多关注。特别是在冰冷的冬季,他们吃的好不好,棉衣能不能保暖,上学有没有困难,是不是饱受孤独少人关怀之苦……当地政府和学校需要有考量,更要有实际行动,要给挨冻吃苦精神孤独的留守儿童们更多实质性的关怀帮助。
  
  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寒冬求学的艰辛,既不能依赖社会捐助,更不能指望单靠薪资微薄的老师自掏腰包,解决问题的关键还在政府有关部门。在相对贫困艰苦的地区,人力、物力向教育、孩子倾斜的力度是不是应该更大一些?上级有关部门的支持是不是可以更有力一些呢?
  
  这些年,各地的教育投入占比连年增长,但值得一问的是,这些增长有没有优先考虑到偏远贫困地区?有没有把“好钢用在刀刃上”?是否还有进一步增长的空间?家里没钱给孩子买一双新棉鞋,如果教室里有取暖设备,孩子们或许也不至于因为冷而不能安心学习。
  
  在当前向贫困发起决战的关键期,加大贫困孩子吃饱穿暖的保障工作是一项基本要求,相信有关部门不可能忽视。扶贫扶心,事后亡羊补牢,不如事先筹划安排。主动作为、及早谋划,把关爱工作更多做在平时,让孩子们免于冻馁之苦,才是精准脱贫、全面小康的题中应有之义。
  
  站在更高层次审视,一些偏远贫困地区孩子所面临的困境,又何止是物质条件的艰难?相比于“取暖设备”之类的改善,如何营建一条“教育改变命运”的顺畅大道,更是任重而道远。
  
  “我最大的心愿,就是学生们不受冻,能安心学习,将来有出息。”杨老师的心愿,也是天下人共同的心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