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9日晚10点,赵兴(化名)送读高三的儿子到“成都励志教育”做“心理辅导”。第二天晚7点,儿子被教官打裂半只耳朵。其儿子赵龙(化名)称,9月10日晚餐,因不愿吃冬瓜,教练吴扬帆猛击他左脸两次,随后拳打脚踢,“被打懵了”。目前,涉事教官已被该机构开除,学校也于21日遣散。(9月26日,成都商报)

  不吃冬瓜就被打裂半只耳朵,“励志教育”机构如此“心理辅导”,令人匪夷所思。

  一个拒绝回校读书想外出打工的“不听话”的孩子,被家长“善意的谎言”骗到一所实行军事化管理的“励志教育”做“心理辅导”和“行为矫正”, 上午训练下午上课、一上午不让上厕所,背《弟子规》和“学生守则”,背不出就体罚……

  这个所谓的辅导班,其实就是戒网瘾学校的翻版。明白了这一层道理,一切也就释然了。尽管报道中没有说明赵龙因何而厌学,但究竟是否与网瘾相关,其实并不重要。只要是“问题少年”,无论是什么原因,此类学校都是“一视同仁”,采用同样的管教方法。

  屡屡曝出问题的“戒网瘾学校”,早已臭名昭著。为了营造健康、文明、有序的网络环境,保障未成年人网络空间安全和合法网络权益,《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条例》明确提出: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通过虐待、胁迫等非法手段从事预防和干预未成年人沉迷网络的活动,损害未成年人身心健康,侵犯未成年人合法权益。

  一度 “大显神通”,令很多青少年谈虎色变的殴打、电击、体罚等戒网瘾手法,固然已经被判定属于非法,但形形色色“戒网瘾学校”依然以各种名目顽强存在。

  谨以涉事的“成都励志教育”为例,当地教育局明确表示“是个无证学校”,主体是一个“军训机构”。就是这样一个机构,却几乎“无所不能”,可以“一个电话,即刻开始从根源上改变”上网成瘾、早恋、叛逆、自卑自闭、逃学厌学、离家出走、不懂感恩等不良行为习惯的青少年。

  对于这样的“无证学校”,教育主管部门应该反思自己的监管缺失,不能发现一起才被动处理一起。“可怜天下父母心”,身为家长,更应该深刻反省为何屡屡将孩子送入“虎口”。面对已经沉迷网络或因其它原因无心学业的孩子,一些手足无措的家长,往往在无奈之下诱骗乃至强行将孩子送进所谓的“特殊学校”“专修学校”等特殊机构,接受所谓的矫正和治疗。孩子们出来之后,往往有不堪回首的隐痛,甚至酿成人伦惨剧。

  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不能一有问题就找机构,应该学会好好从自身寻找原因。毫不夸张地说,只要有“我管不了你,找人管管你”的家长,就不能铲除暴力体罚“治疗”问题学生的机构生存的土壤,无非不停地换招牌而已。

  但是,把责任全归咎于家长,无疑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现实中,一旦孩子出问题,尤其陷入严重的网络依赖后,会对其身心成长以及学业带来灾难性的后果。缺乏相关专业知识和应对能力的家长,束手无策之下难免病急乱投医。如果不能有效解决家长的“现实之困”,仅仅取缔各种版本的网戒学校根本无济于事。

  必须承认,当下的教育,在照顾非主流孩子、问题孩子上,确实乏善可陈,没有形成系统的行之有效办法,导致这种培训班像伤口上的增生组织一样长出来。“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教育是一门学问,教育问题孩子更是一门大学问,如何让专业的机构和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情,值得引发全社会的深入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