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有网友爆料称,自己准备考研,发帖说想在合肥某高校教室内自习,没想到有一位自称是该校学生的人主动找上门来,称能将其先前占好的自习座位转租给自己,收费200元,用半年。这位网友十分诧异。“既然自己用不着,为什么不把座位留给其他人,而是要拿来赚钱呢?”
  转租自习座位谋利,与眼下特殊的时间节点有关。暑期留校准备考研的学生多,但正值天气炎热,学校开放的带空调、风扇的阴凉场所有限。另外,还有一些准备考研的校外人士认为大学里的氛围更适合备考,也进一步抢占了资源。供需矛盾,必然导致一部分人抢不到座位。这是一些人想出转租自习座位的现实基础。如果在平时,转租不太会有市场。

  但一个常识是,无论何时,自习室座位不是商品,不能完全按照市场那一套来玩。它是公共资源,抢来不坐,已属不该,是一些人对另一些人正当学习权利的无视和粗暴践踏;转租谋利,更是匪夷所思,是部分人利用另一部分人努力学习的热情谋利,可谓毫无公共道德意识。这种举动及背后支撑这种举动的思维,不可轻视。

  按照报道,该大学转租自习座位的现象并非个例,学校贴吧里已出现多条转租帖,甚至形成了“精细化”的运作模式,座位按照租赁时间的长短和位置,价格在200元到400元不等。一些考研族在权衡之下,只得接受宰割。虽然目前不能确定转租者都是大学生,但至少有一些大学生参与了此事。

  无论转租者是谁,既然发生在校内,校方的管理都不该缺位。校方表态称,学校的教室座位在非上课时间面向社会开放,任何人都有权使用,不允许学生进行私自转租。这固然体现了大学的开放包容心态,值得肯定。但在具体做法上,校方表示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清场,一个自习室座位很难保持半年的时间不变,因此网上转租的传言很有可能是骗局,提醒考研学子不要轻信。这姑且算是一种解释,但还是过于模糊笼统,且有急于自我辩解和撇清责任的嫌疑,没有看到正在发生的现实与学生呼声。

  要维持校园正常秩序、维护考研族的切身利益,还是要在管理强度和细节上下功夫。比如,在暑期开放的自习室醒目位置张贴禁止恶意占座、转租座位的标志,发动学生群体监督,鼓励被转租者收集证据向校方举报,校方调查属实对转租者实行一定程度的惩戒等。

  当然,根本原因还在于改变一些人脑子里唯利是图的意识。现在的大学生,成长于市场经济较发达的年代,古话也说“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但这有一个前提,就是不违背法律道德、不损害他人利益。赚钱就该通过自身的努力或创造,正正当当地获取,而不是放弃底线原则,做“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对于进校备考的校外人员,同样应该自觉遵守校方各项规定制度,珍惜现有的学习环境,认真学习备考,而不是把他人对知识的追求,当成自己薅羊毛的良机。

  要做到这些,固然需要学校的教育与引导,但作为成年人的大学生与校外人士也要自我警醒。树立基本的公共道德意识,并不是什么过高的要求,而是现代人最起码的素质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