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贵州桐梓县九坝镇水河村,有这样一位老师,为了学生当了30年的“乞丐”, 当地人都称他为“乞丐”老师。他叫黄金龙,现年69岁,1967年参加教育工作,2007年12月退休,在九坝镇蒲家小学执教40个春秋。在黄老师的四处奔走下,30年来,资助蒲家小学贫困学生的爱心人士遍布全国各地,资助总金额达150余万元,使千余名贫困儿童顺利完成了学业。(5月20日,澎湃新闻)
  
  “5•20”之际,看到这样一则暖闻,心中感慨万千。不由得想起了当选“感动中国”2015年度人物、已故的广西都安瑶族自治县高中“化缘校长”莫振高。
  
  莫振高被学生们亲切地称为“校长爸爸”,连续30多年用自己微薄的工资资助近300名贫困生,让他们顺利进入大学;他不惜一切筹资助学,到企业、工地为贫困学子“化缘”,先后筹集3000多万元善款,资助1.8万名贫困生圆了大学梦。去世后,校友们从全国各地甚至世界各地赶到都安,整个都安县城三家花圈店的材料次日竟然全部用完,引发了包括人民日报在内的众多媒体的聚焦。
  
  一个是校长,一个是普通老师;一个在广西,一个在贵州。虽然身份有别、地区不同,但都共同诠释了教育之大爱。
  
  “乞丐”老师黄金龙,全家7口人,老伴务农,一家人就靠他微薄的工资生活。从1993年起,黄金龙老师每个学期都要资助几名学生,每个学期都要为交不起学费的学生“喊账”(垫付书学费)几千元。为了让山区的每一个孩子都能上学,一向不善交际、不善言语的黄金龙老师还当起了“乞丐”,四处奔走,联系爱心人士帮助贫困生。无论是相识的、初识的或者根本不相识的人,他都厚着脸皮求助,为此也吃了不少闭门羹,也有人把他当骗子看待,但他从不气馁。
  
  “不积跬步,无以致千里;不积小善,无以成大德”。“化缘校长”也好,“乞丐老师”也罢,莫校长和黄老师的善行并不难做,关键在于“日行一善”式的长期坚守。而这需要对学生的一颗赤诚之心,对教育的满腔爱心。桃李不言,下自成蹊,这便是师者的最高境界。
  
  实事求是地说,作为一位教育工作者,在莫校长和黄老师被媒体“曝光”之前,从未听闻他们两人的名字。我想,这并不是我孤陋寡闻,而是他们只是在当地颇有名声而已,根本谈不上有什么全国性的影响力。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讲,莫校长和黄老师绝非名师。但是,不是名师的莫校长和黄老师却远远超过了有些所谓的名师。何也?因为他们是“民师”。所谓“民师”,是指活在民众心中,被民众真正认可的教师。
  
  与名师相比,一心为教育的“民师”可能并不善于华丽的说辞,也整不出什么高深的理论,但他们的大爱却会永远留在学生的心中。教育家夏丏尊先生在《爱的教育》中强调:“教育之没有情感,没有爱,如同池塘没有水一样。没有水,就不成其池塘,没有爱就没有教育。”正是这些默默无闻的“民师”,用爱心推动着中国教育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