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江西省上饶市上饶县上泸镇竺圳村52岁的黄某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因为女儿阿萍上学的事成了被告。从去年9月开始,阿萍因厌学辍学在家,上泸镇镇村干部和该镇中学教师多次到家中劝导黄某让女儿返校接受义务教育,并向其送达了《上饶县上泸镇辍学学生限期返校通知书》。因为无视“通知书”,黄某成了被告,原告为当地镇政府。据悉,上饶县已有16个镇(乡、街道)人民政府在法院调解下,与117名辍学学生家长签订了具有法律效力的调解书,586名学生通过劝学返校学习。(4月24日,中国教育报)
  
  在公众印象中,读书(教育)改变命运理应是一个常识。幼升小、小升初、择校热、补习热……习惯了因升学竞争异常激烈而导致的沉重应试压力,想不到竟然还有家长和孩子不愿上学的咄咄怪事。而且,辍学在家的绝不是一个两个,仅仅一个县,就有五六百名学生。
  
  硬币都有正反两面。一面是为了接受更好的教育而争斗乃至焦虑,一面则是一些乡村底层少年在“实用主义”思想驱使下,觉得读书无用,纷纷辍学打工。教育焦虑固然会压垮孩子,甚至失去童年,辍学则会导致孩子错失改变命运的机会,毁了一生的幸福。
  
  要不要接受教育,不仅关乎个体命运,更关系着国家民族的未来。按照木桶理论,一只木桶能盛多少水,并不取决于最长的那块木板,而是取决于最短的那块木板。倘若放任义务教育阶段的学生流失,将会对中华民族的长远发展造成难以估量的负面影响。正是基于这样的考虑,为了保障适龄儿童、少年接受义务教育的权利,保证义务教育的实施,提高全民族素质,根据宪法和教育法制定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
  
  提起流生问题,很多人都会想起张艺谋导演的《一个都不能少》。将近二十年过去了,为何还难以做到“一个都不能少”?影片中水泉小学的张慧科因家里欠债无力偿还,不得不失学到城里打工,而今的孩子又是为了哪般?如果说当年主要是因为贫穷而被迫失学,现在恐怕更多的是因为觉得读书“无用”而主动辍学。
  
  读书是否有用当然是一个无需探讨的话题,乡村的家长和孩子之所以觉得“无用”,大抵是基于两方面原因:一是学习遇到困难,跟不上,厌学;二则是觉得在多元化人才流动模式下,“举家式”教育投资不见得比打工“划算”。前者涉及教育均衡和提升农村学校教育教学质量等问题,后者则需要改变阶层固化以及对读书功用的深度解读等,都不是非一朝一夕之功。因此,用“官告民”的方式“劝学”,虽属无奈,却能解燃眉之急。
  
  义务教育法第十一条规定:凡年满六周岁的儿童,其父母或者其他法定监护人应当送其入学接受并完成义务教育;适龄儿童、少年因身体状况需要延缓入学或者休学的,其父母或者其他法定监护人应当提出申请,由当地乡镇人民政府或者县级人民政府教育行政部门批准。
  
  法律虽有明文规定,但囿于诸多因素,尤其是很多家长的观念里总觉得孩子要不要读书只是一己私事,很多时候并没有起到应有的震慑效果。“开始只觉得是吓唬人的,没想到被政府起诉了”“以前觉得读书无用,但没想到不读书是违法的”……起诉让很多人深受触动,不接受义务教育,违法不再是口头说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