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位于北京市门头沟区的山村中学——斋堂中学迎来了一名“大咖”——特级教师李春旺。本学期起,他走出工作所在学校,给深山里的学生上课。打破学校界限壁垒,使全区优秀教师资源实现共享,让全区的学生无论在哪里就读,都有机会聆听到优秀教师授课,这就是北京刚刚推出的“共享教师”制度。(4月10日,人民日报)
  
  在大力推进推动城乡义务教育一体化,发展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的当下,旨在让优秀教师流动起来,让好老师辐射更多学生的“共享教师”制度,早已不是什么新鲜话题。
  
  为了给农村学校和薄弱学校注入优秀教师队伍,提升教育质量,促进教育优质均衡,上世纪90年代,就有一些地区在尝试用城市教师交流到农村的办法解决农村师资紧缺和教育质量不高的问题。在试点探索的基础上,2014年9月,教育部、财政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联合下文,提出从当年开始,力争用3至5年时间实现县(区)域内校长教师交流的制度化、常态化。此后,各地纷纷推出了定期交流、跨校竞聘、学区一体化管理、学校联盟等轮岗交流方式。
  
  纵观全国基础教育阶段的资源配置状况,资源稀缺、配置不均的问题在不少地方依旧突出,而这也是造成择校热甚至天价学区房的重要原因。从这个角度来看,推行“县(区)管校聘”,打破教师交流轮岗的管理体制障碍,平衡教育资源配置,或许不失为一剂良方。愿望虽然美好,但要真正落地却殊为不易。
  
  简而言之,教育是一项塑造心灵的艺术,绝不是让教师“流动”起来这么简单。倘若不能切实解决“流动”教师的后顾之忧,“身在曹营心在汉”不仅无助于教育质量的提升,反而会产生大批“无家可归”的“流浪”教师,“削峰”并不见得就能“填谷”。换言之,“共享教师”制度的好经要念好,关键在于有没有针对流动教师的“安心大法”,让交流教师有归属感。否则,“共享教师”就是在玩概念。
  
  两年前,教育部普通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重大课题“城乡教育一体化建设脉络下校长和教师流动的途径、机制和成效研究”,曾组织对东部某发达省份某县10年来校长教师轮岗交流政策政策执行状况展开详细调研。调查结果显示:工作地点离家远、家人离不开我的照顾、担心政策没有延续性是排在前三位的因素。此外,也有不少教师担心得不到专业发展、条件太艰苦、回不到原来的学校等因素。
  
  面对这些问题,自上而下的制度呵护,营造一个具有人文关怀的教育生态环境无疑是关键。“此心安处是吾乡”,关注教师作为人的基本需要的满足和合理的利益诉求,关注教师在交流过程中心灵的归属感,大有文章可做。除了配备通勤车、聘请“生活导师”等基本的生活关怀之外,更应当致力于建立起与“县(区)管校聘”改革相一致的县(区)域内统一的教师编制制度、工资待遇制度、职称晋升制度、社会保障制度、培养培训制度、奖惩激励制度、监管督导制度等等。
  
  实现区域内教师由“学校人”向“系统人”的转变,打通教师交流轮岗中的管理体制障碍,是“县(区)管校聘” 的根本旨归,这离不开自上而下打造出一种“关怀型”的教育治理模式。惟其如此,教师才能逐渐发展出一种“系统人”的身份感:不论我在哪所学校,我都可以在我的教师专业共同体中找到归属,我所思考的亦是如何更专业地提升这所学校的办学质量和教育质量,帮助每位孩子更好的发展,以对得起那些关心我给我归属感的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