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校外补课问题引发了舆论的热议。随着教育部等四部门联手重拳整治,媒体也纷纷刊文报道揭露校外补课乱象。沉疴痼疾,当然需要群策群力,但人人喊打之时,却需避免殃及无辜。
  
  令人遗憾的是,部分媒体报道(主要是网媒转发)之时,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偏离。《半月谈》刊发的一篇有关补课乱象的文章,其遭遇堪称典型:《补课有多贵?贫穷限制了想象力》,这样的标题基本上中规中矩。但一转眼,就有媒体纷纷以《校外补课究竟有多贵:老师年入百万,家长舍不得喝奶茶补课》《花掉全家一半收入,老师年收入200多万,家长连奶茶也舍不得喝……》之类的标题转发。
  
  不得不承认,相比于转发的新标题,原题确实被“限制了想象力”。但是,将原文之中所列举的几个典型事例“精选”出来作为标题,如此断章取义固然有效“吸引”了眼球,但却极易将舆情带偏。
  
  “标题党”之害,可谓由来已久。很多主流媒体的文章频频“中招”,被一些网站断章取义,故意挑出某些字眼在标题里予以突出,最终歪曲原意,误导公众。《人民日报》曾有一篇名为《“拼爹”难拼出美好未来》的评论,竟被网站篡改为《党报:“拼爹”只要不违法乱纪也是人之常情》,让不少人误以为《人民日报》是支持“拼爹”的。
  
  回到《半月谈》的这篇报道,经“标题党”上下其手之后,很多对教师群体和课外补习缺乏全面了解的吃瓜群众,说不定真觉得教师似乎个个都富得流油了。难怪不少教师感到愤然,群情激奋,痛斥这是对教师群体的抹黑侮辱。
  
  退一步讲,即便是《半月谈》原文所报道中所列举的列举的几个事例,也只是“典型”而已,并不具有普遍性。
  
  “一开始在陪孩子补课间隙还去咖啡馆坐坐,后来变成连杯奶茶也舍不得喝”,文中明确标明是“戏言”,岂可当真?
  
  “征婚!大语文老师!年收入155-240万!高!富!帅”,培训机构所发的帖子,能轻易信以为真吗?真是“令人瞠目”!即便确有其事,文章所说的也只是涉及出国培训的教育机构老师,与普通老师何干?换言之,教育机构教师特别是“名师”的收入水涨船高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但广大教师尤其是乡村教师的收入不尽如人意更是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
  
  或许,有人会说教师的工资固然不高,但可以通过家教或到培训机构补课获得不菲的收入。一部分老师有“额外”收入,确实不错,但同样也有很多教师从来不从事有偿家教或者到培训机构上课。作为一位重点中学的资深教师,笔者就从来没有过类似的行为。在我所知道的范围内,也有很多同仁同样“两袖清风”,不知道这是不是限制了某些人的“想象力”?
  
  倒洗澡水,不能连孩子也一起倒掉。“老师年入百万,家长舍不得喝奶茶”,这种危言耸听的“标题党”式报道,既抨击了课外补习,更深深伤害了广大教师,能不慎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