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资越来越少,物价越来越高,我滴孩来(当地方言,表惊讶——编者注),各种扣,尼玛,老师够可怜的了,还各种扣。”安徽颍上县颍上一中教师林仁波于学校微信群内发布了上述文字消息后,学校随即以违反“师德师风”为由,对林仁波予以全校通报批评,并取消其高一年级三班班主任资格。
  
  最近,由于“女教师高铁扒门”和曾殴打医生的上海女教师评高级职称两件事的先后发酵,“师德”成了热门话题。在这样的背景下,安徽的林老师一句“尼玛”就被学校通报批评并取消班主任资格,迅速引发了舆论的高度关注。
  
  与前面两件事一样,舆论场出现了两种对立的声音:一方认为为人师表,就不该讲脏话,活该被处理;另一方则觉得如此处罚不仅小题大做,甚至有泛道德绑架和打击报复之嫌。
  
  相比之下,伤医女教师当年的所为确实大错特错,有悖教师的形象和修养,但只要知错能改,也不应该一辈子都不得翻身,再也“高级”不起来。而“高铁扒门”的女教师,虽然职业是教师,但是她阻挡高铁的行为和学生及工作无关,说她修养欠缺、甚至私德有亏都可以,但和“师德”好像不完全是同一个问题。至于在微信群里说了“尼玛”两个字就被扯上“师德”问题而通报批评的林老师,更令人难以信服。
  
  首先,“尼玛”是不是脏话,就有待商榷。诚如林老师事后所辩解的,“尼玛,网络用词,是一种极为委婉的表达轻微怒气的语气词,现在多为口头禅或者玩笑词”。换言之,“尼玛”虽然有失粗鲁,但算不上有多少“脏”,大抵与被称为国骂的“他妈的”相仿。如果前面再加上一个“操”字,性质可能就截然不同了。
  
  笔者读大学时,教哲学的是一位文质彬彬的老教授,每讲到所痛恨的现象之时,就会爆出一句“他妈的”,一节课下来,总要来几句国骂。可台下听讲的学生不仅没有任何违和感,反而觉得很解气很带劲,对老教授更加赞赏崇拜了。愤激之词,难免沾染一些情绪色彩。林老师在表达不满时,随口来一句“尼玛”,又何必上纲上线呢?
  
  其次,即便是爆出有悖师德的脏话,也要看具体的场合。如果林老师在家长群、学生群或者家校群里大放厥词,当然有损教师形象,而学校微信群的成员是本校老师,只是一个校内教职员工沟通交流的平台,怎可同日而语?更何况,林老师是对涉及教师切身利益的待遇问题发牢骚,如果学校的“扣钱”是尊章行事的正常行为,正面回应一下不就得了吗,何必揪住“尼玛”两个字大动干戈?即便如相关领导所言“林仁波老师的问题不是单一的,他多次在学校微信群里讲话过激,比较粗鲁”,但也应该就事论事。否则,不仅让人感到小题大做,而且有回避问题、闭塞言路和打击报复的嫌疑。
  
  退一步讲,就算林老师一贯“粗鲁”,令人忍无可忍,仅因“尼玛”两字就如此处罚也极为不妥,有损组织形象。要结合以往表现研究作出处理,则处理文件表述有待改进,必须反映出领导及组织一段时间来对该教师如何进行教育批评等相关情况,避免造成理解歧义!还有,从目前所知内容分析,学校组织及领导在教育及思想工作上有些简单粗暴,缺乏耐心细致,缺乏教育机构本应该有的素养底蕴,领导能力值得怀疑。
  
  “学高为师,身正为范”。通过上述事件,教师们理应反躬自问,深刻意识到社会对教师师德的特殊要求,进一步提升修养,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与之同时,公众也不能动辄把教师身上发生的事情扯上“师德”,如此泛道德绑架,绝非社会之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