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被学生称为“让座院士”的江西农业大学党委书记黄路生院士成了网红。在江西农业大学首届“大北农教学精英奖”颁奖典礼合影环节,黄路生突然招呼获奖老师坐在工作人员为学校领导准备的椅子上,自己和其他人则齐刷刷地站在后面。这个小插曲令他火了。
  
  “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清华大学老校长梅贻琦的这句话,人们耳熟能详。培养大师,离不开良好的学术氛围,而重视教学无疑是前提条件。然而,囿于诸多因素限制,尤其是高校行政化问题的存在,不少大学的一线教职员工并未得到应有的重视,甚至传出老教授在某些后勤科长之类的“小官”面前吃瘪的令人痛心之事。
  
  谨以大学颁奖典礼为例,通常庄重有余,所有流程都程式化,合影时学校领导坐在中间那更是当仁不让。在这样的情形下,“让座院士”无疑令人眼前为之一亮,“让”出了大学之道。更难能可贵的是,“让座院士”并非一时心血来潮,他的“让座”经常在学校各个场合出现,不仅是老师,也给学生让,因此博得“让座院士”的雅号。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他十分重视教学,多次在不同场合强调,“行政人员就是要给一线教师服务”。而且明确规定副处级及以上具有行政职务的老师不得参选“教学精英奖”,把机会留给教学任务繁重的一线教师。
  
  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给学校领导的定位是师者之“师”,即在各方面要做表率、要成样板、要能悟人。我国古代先贤特别是儒家对于师者之师也有充分的论述,无论是个人修养、学问、为人均为典范。毫不夸张地说,没有什么架子,师生眼中“首先是学术造诣深厚的院士,其次才是学校‘领导’”的“让座院士”黄路生,就是一位师者之“师”,值得击节点赞。
  
  当然,对于校领导给师生让座,也不必过度解读,更不能生搬硬套。毋庸置疑,校领导给师生让座,展现出校领导与师生的“亲密”关系,但这不能说,校领导就变得“亲民”了。我国大学当前还存在行政化问题,校领导的官员身份,淡化了本应该是教育家的色彩,要整体改变中国大学领导的形象,必须着力推进大学去行政化改革。
  
  至于跟风设计类似让座场景,则大可不必。颁奖典礼现场的让座,应该是发自内心的、真诚的,而且彼此双方都不感到唐突、冒犯的,否则就会适得其反。如果校领导平时高高在上,并不真正关心师生的工作学习生活,和师生很疏远,却想在颁奖典礼上通过“让座”改变形象,无疑会显得极其突兀,只会让师生倒胃口。
  
  前不久,习大大在全国精神文明建设表彰大会上给两位老道德模范让座之事,一度刷屏,网友纷纷惊呼“太帅了”!会见结束后,习近平语重心长对有关部门的同志说,给老道德模范让座,这是尊老敬老的传统美德,这就叫人伦常情,总书记的言传身教,传为佳话。从某种意义上讲,“让座院士”黄路生给师生让座,也有异曲同工之妙。
  
  如果每位大学领导都能少些行政思维,心中真正放着一线师生;如果我们的各级领导都能少些官员习气,眼中能看到民众需求,我们的社会就会更臻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