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杭州滨江区推出免费课后服务,一直到傍晚5点,运行成本全部由财政负担,不向家长收取任何费用。相当于是校内的免费“晚托班”,不但经济实惠,而且安全靠谱。据悉,政府推行免费课后服务,这一项教育新政,尚属杭州市首个。
  
  对于许多50后、60后家长而言,当年遍地开花的晚托班曾为他们切实解决了后顾之忧,孩子们可以在晚托班时间里,完成老师布置的作业,一些尽责的老师还会指导跟不上的学生完成作业。
  
  根据《小学管理规程》(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教育委员会第26号1996年3月9日颁布)第二十六条规定:小学要合理安排作息时间,学生每日在校用于教育教学活动时间五、六年级至多不得超过6小时,其他年级还应适当减少。课余、晚上和节假日不得安排学生集体补课或上新课。因此,出于为学生“减负”和解决学校兴趣班乱收费的良好初衷,本世纪初开始几乎所有地方都“一刀切”取消了晚托班。
  
  应该说,国家对小学生在校学习时间的规定合乎儿童身心发展需要,体现了对教育规律的尊重。许多西方发达国家的孩子,也是在下午两、三点钟就早早放学。但不同的是,国外有着校车接送以及丰富的社区活动场所等一系列配套措施,孩子们一放学自然有处可去、有事可干,而国内无论是接送还是看护,都成了大问题。
  
  为此,家长们“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有的“拼家长”,由一名家长统一把孩子接到课外补习班参加补习;有的“拼保姆”,一起花钱请一名保姆负责接送孩子并送至补习班;无奈之下有的甚至“全包”给教育培训机构……有的地方则由社区、街道和公益组织合作,推出“三点半工程”,在校园周边另开场地开设学习点。名为“减负”,实则“加负”,极大地增加了社会抚养成本。正因如此,恢复晚托班的呼声日趋高涨。
  
  民之所望,施政所向。近年来,不断有地方回应民意,陆续做出政策调整:广州从2015年春季开学起,全面恢复小学课后托管服务,费用由财政买单;南京市从2017年春季学期开始,所有公办、民办小学从每学期开学第二周起实行“弹性离校”制度,为全市小学生免费提供延时照顾服务,缓解“放学早、下班晚”导致的部分家长接孩子难问题;上海紧随其后公开宣布恢复晚托班之后,更是一石激起千层浪……
  
  毫不夸张地说,恢复晚托班早已不是什么新闻,要不要收取一定费用以及如何运行才是关键所系。从各地实践来看,大多要收取一定的成本费用,也有地方存在集体补课之类的情形,不收费不补课不培训的晚托班,无疑是其中的一股“清流”,值得点赞。这样的晚托班不仅仅只是家长的福音,更不是新瓶装旧酒。除了财政买单不收取任何费用之外,更在于秉承志愿原则并开设丰富多彩的兴趣活动,避免了兴趣班异化为补课班。
  
  换言之,随着时代的发展,家长的要求绝不仅仅停留于接送看护孩子层面,更希望学校能充分发挥主渠道作用,最大限度地利用本身资源为孩子提供兴趣活动的场所。如此,既解决了看护问题,又让孩子在学校里发展了兴趣特长,还能有效缓解课外培训的竞争,可谓一举多得,何乐而不为?
  
  在全面二孩时代,恢复晚托班是顺应民心的善政,确实能为家长们分忧解难。但是,好经如何念好,依然大有文章可做。“不上基础性文化课,不按行政班集中辅导,不加重学生课业负担”,理应成为晚托班的宗旨。一言以蔽之,晚托班绝不只是简单延长学生的在校时间,更应当成为新形势下的“减负”妙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