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杭州建新小学五年级的数学老师在期中阶段性测试时对试卷做了一点点改动——把数学考卷放大了给学生做。结果,一些平时动作不够麻利的学生,成绩一下子提高了不少。
  
  把试卷上的字放大给学生做,建新小学不是第一个吃螃蟹的。早在今年3月,杭州保俶塔实验学校申花校区语文老师孙志君,就做过类似尝试。她在四年级的一次单元测验中,针对班上一位男生的特殊情况,把放大一倍的卷子给他做,结果孩子成绩竟然惊天逆转。
  
  基于自己的实验,孙老师分析部分孩子成绩低有可能与视知觉辨析能力弱有关。“视知觉跟视力不一样,是眼睛看到的东西,折射到大脑,中枢神经再分析综合做出反应的过程。”视知觉弱的孩子,写字比较慢,错别字比较多,面对密密麻麻的卷子,容易一下子就懵了。“我们一般的试卷大小,对他们来说可能不够大,他们看不清,所以会把很多形近字看成是一样的。每次考试,他们会在这方面花费大量的时间,眼睛看久了会累,注意力分散,导致恶性循环。”
  
  现实中,常常有一些十分努力却始终不开窍的孩子,老师和家长往往归之于智商或者天赋问题。但孙老师的实验,却给出了另一种解释:很多学困生或许与智商无关,极可能是生理发育的问题,导致孩子的能力与智商不匹配。
  
  然而,因材施教的道理大家都知道,但做起来却殊为不易。拥有专业知识的医生无法介入学校教育,大部分老师又缺乏相应的医学、心理学知识,很难有针对性地判断出孩子为什么成绩不理想,问题到底出在哪里。于是乎,一些智力正常的孩子,因为得不到行之有效的辅导和个性化教育,不得不接受学困生的命运,如此戕人慧命,实乃莫大悲哀!
  
  如果说视知觉弱、读写障碍等有着较强的专业色彩,老师和家长难以知晓判别也就罢了,可问题是,有些常识性的生长发育规律,竟然也因为种种原因被忽略乃至无视。
  
  谨以数学学习问题为例。六七岁的一、二年级学生,为什么会觉得数学难学?医学研究表明,读数、写数最难,找规律、立体图形最简单,但我们的数学教育从来都是从读数、写数开始。由于读写、数字需要用到更高级的思维,而多数六七岁的孩子这方面神经发育尚未成熟,因而会觉得困难,容易产生失败感。而如果从简单的读图等开始教,符合孩子的发育规律,则会容易得多。
  
  相对而言,疯狂的早教市场更是践踏生长发育规律的重灾区。适时、适宜的早教本可以引发、促进良性表达,开发潜能,但问题是现在的早教市场乱象横生,“三天学会拼音”“两岁识两千字”的商业宣传铺天盖地,“胎教大学”“神奇闪卡”“幼儿珠心算”等大打概念牌,令人难辨良莠。这些违背孩子成长规律的重负化教育倾向,其实是在打着促进发展的旗号蒙骗家长、坑害儿童。过早教育、过度教育表面上似乎丰富了给孩子的心理刺激,实际上却是揠苗助长,其结果不是促进生长而是折腾、损害生命!
  
  从孩子发育与成长的规律而言,有些知识不需要过早地学,“抢跑”不仅没用,还会影响其他能力的发展。如过早识字可能影响孩子想象力的发展,过早学习知识降低可塑性,影响右脑发展,而左右脑平衡发展才能促进孩子全面发展……
  
  作为医学博士出身的儿科专家,教育部副部长沈晓明对于当下罔顾孩子生长发育规律打乱孩子成长“时间表”的危害,有着不同于常人的深刻理解。他曾如是谆谆告诫:“要教育好孩子,教育界要认同生长发育规律是重要的教育规律。”“花儿不开,不要硬掰”,愿家长不再“着急”,愿更多孩子“被看作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