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作家圣埃克苏佩里在《小王子》一书中说:“每一个大人都曾经是孩子!虽然,只有少数的人记得。”记得自己的曾经,记得来时的路,将是我们给孩子们最珍贵的礼物。
 
人越小,越是巴望着长大,越想窥看大人的世界,过家家、当小老师,模仿大人的生活。而有意思的是,成年人却在不断回望童年,不断捡拾、模仿、发展孩子们的游戏,以不泯的童心领会生活的真快乐。
 
童心,就是初心、本心、真心,就是不自欺,不欺人。童心,是自然的起点,也是理想的归宿。
 
安徒生笔下的那个孩子之所以能够看穿又敢道破皇帝的新衣乃是空无,那是因为自然世界的奥秘、人类社会的真理,往往是拥有童心的人所发现的。而童心,并不专属于童年。壮年的诗人,也不妨“花前自笑童心在,更伴群儿竹马嬉”。牛顿在他一生即将结束时对自己是这样评价的:我好像只是一个在海边玩耍的孩子,不时为捡到比通常更光滑的石子或更美丽的贝壳而欢欣,而展现在我面前的是完全未被探明的真理之海。终其一生带着好奇的眼睛痴痴地探寻,以至忘了世俗世界的逻辑与秩序。执着、率真,不计得失,不管输赢,不顾名利,不知疲倦:这就是童心。
 
因为真诚,因为简单,因为拒绝世俗,因为抗拒功利,所以更易于体验到大地的广阔与干净,天空的清新与博大,高山的沉稳与永恒,飞鸟的灵动与自由,从天地之真走向生命的自由和快乐。小时候得到一件渴望已久的玩具的快乐,长久地注视一只毛毛虫的快乐,反反复复地和同伴玩“跳房子”的快乐,长大后解出一道困扰自己三天的难题的快乐,实验室里实验获得成功的快乐,刷题再刷题苦读再苦读取得竞赛和高考的成功的快乐,它们是相通的,而获得快乐的路径也是相通的。
 
童心,是真,是善,是美。童心,也是自信、自主、自强,是像东坡那样,走过了潮州黄州儋州之后,依然笑傲江湖,依然徒手逍遥。
 
英国作家威廉·戈尔丁在《蝇王》一书中警告世人:世界正在失去伟大的孩提王国,一旦失去这一王国,那是真正的沉沦。电视、电脑、手机正在侵入孩子的世界,星空、河流、山脉正在远离孩子的视野;圆滑、虚伪、世故、媚俗正在占据孩子的心灵,天真、正直、执着、无畏,正在一天天地失守。
 
冰心的《寄小读者》是这样开篇的:“我从前也曾是一个小孩,现在还有时仍是一个小孩子。我要保守这一点天真直到我转入另一世界为止”。葆有童心,守住孩提时代的天真,才是我们人生最大的凯旋。并不是喊几句“我不想长大”,就真的不会长大,也不是扮扮萌犯犯二,就真的能天真。得常常和孩子们一起想一想:小时候仰望星空时的梦想,我忘了吗?红旗下庄严的誓言,我还记得吗?
 
童真之心,正是幸福人生所不可或缺的行李。欣悦的人生之旅,必须带着自己内心里的梦想。要不,千里万里之后,恐怕还会像英人的那句谚语所嘲讽的那样:乌鸦出门去旅行,回到家里,却还是一乌如故。人生的旅行,只有在自我的梦想的指引下,灵动了心智,放远了目光,踏实了脚步,才能够不虚此行。一位哲学家说,头顶上的星星,也许是我们永远无法到达的目的地,但是,我们必须依照那星光的导引,来规划人生之海上自我的航线。
 
童心在,诗就在;童心在,美和快乐就在。就让我们做那少数记得自己曾经也是孩子的大人,葆童真的心,做纯粹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