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正式实施。其中,凸显国家监护责任、对未成年人实施特殊优先保护的相关法律规定,在未成年人遭受虐待的事情时有发生的情形下,被公众寄予厚望。
  
  在“棍棒底下出孝子”理念的影响下,“打孩子”是个历史遗留问题,尤其是后妈虐待非亲生儿女,更是一个常常被世人谴责却难以有效破解的难题。随着时代的进步和观念的转变,父母对儿女平等相待渐成潮流,“打孩子”现象有所改观,但虐待非亲生儿女却未见缓解。童话世界里,遭受继母刁难欺辱的灰姑娘可以借助仙女的帮助脱离苦海,但现实中的“灰姑娘”们却往往孤立无援地在水深火热之中饱受折磨。
  
  今年3月,媒体就曝光了广东惠州一对经常撞车碰瓷的男女。令人吃惊的是,他们竟然用前妻女儿作为碰瓷工具。自己碰瓷,已然十分不该,以孩子为“道具”,更是人神共愤。虽然不知道他们是如何教唆女儿的,但按常理推测,一个小姑娘绝不可能会自愿去“撞车”,必然需要父母的“示范与引导”。不惜在派出所放出“脱衣”大招的伊姓后妈,当被问起为何要让小孩子碰瓷撞车时,其坦然回复:孩子是男子张某跟前妻所生的……可以想象,这样的后妈,平素会怎样对待“前任”的孩子。
  
  用前妻女儿作为碰瓷工具固然只是极端个例,但后妈虐待非亲生儿女确实是一个真实不虚的“千古难题”。根据中国妇联的抽样调查,家庭暴力现象在我国具有相当的普遍性,其中父母对未成年子女施暴占据相当比重。在离婚成为一种“正常”现象的当今时代,其中又有多少遭遇后妈的百般欺辱的“灰姑娘”?由于“家务事”的相对隐蔽,且加之“棍棒底下出孝子”以及视孩子为家长的附属物等传统观念作祟,虐待现象不仅难以发现,而且常常被人们所忽视,进而影响孩子的身心健康成长,甚至肇致家暴惨剧。
  
  解决之道,当然需要多管齐下,也不是一朝一夕之功,但法律层面的规范引导无疑是重中之重。
  
  值得庆幸的是,中国首部反家庭暴力法已经于去年3月1号开始实施。这部反家庭暴力法,强化了对未成年人的特殊保护,明确提出未成年人的监护人应当以文明的方式进行家庭教育,依法履行监护和教育职责,不得实施家庭暴力,对任何家暴现象一律采取“无禁区、零容忍、不问动机”的措施。不仅是殴打等身体上的伤害,经常性谩骂、恐吓等精神上的侵害也明文禁止。毫无疑问,教唆逼迫孩子碰瓷,当属家暴行径,理应严惩不贷。
  
  一言以蔽之,反家暴法的出台让各类家暴不再只是“家务事”,不管是不是自己亲生的娃,都不能由着性子教了。但是,如何让反家暴法长出牙齿,真正落地生根,起到震慑无良后妈的作用,殊为不易。换言之,如果后妈“犯法”之后,依然行使监护职责,所谓的“震慑”恐怕就是空谈,甚至会导致后妈变本加厉地“报复”,岂不哀哉!
  
  为了有效弥补未成年人保护的制度缺憾,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于今年3月15日通过了《民法总则(草案)》,由政府兜底未成年人监护,把政府的监护责任“顶到前面”。具体而言,在尊重被监护人的真实意愿前提下,根据最有利于被监护人的原则在依法具有监护资格的人中指定监护人。明确提出对“不能有效履行监护责任”的监护人撤销监护权,同时辅之以“临时监护”制度——第三十二条规定,没有依法具有监护资格的人的,监护人由民政部门担任,也可以由具备条件的被监护人住所地的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担任。破解后妈虐待,国家监护不失为一步妙棋!
  
  总之,《民法总则》对未成年人监护制度作出很多补充和完善,进一步强化了政府的监护职能,对监护人的确定、监护职责的履行、撤销监护等作出细化规定,使得特殊情形下能够依靠法律为未成年人提供持续、无缝隙的监护,构建起“以家庭监护为基础、社会监护为补充、国家监护为兜底”的未成年人监护体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