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近日发现,武汉出现了一批高价“学前班”:每个月收费4000元~5000元,学制10个月。而普通大学一年学费才5000~6000元,4年的学费也不超过2.5万元。这些“提前学习”的学前班居然很受家长们欢迎。(9月16日,工人日报)
  
  培训机构配备了小学学科教师,再加上国学内容,宣称“10个月学完一年级的课程”,言外之意是“未入学就赢在起跑线上”,而且用天价强化家长们的“有投入必有回报”感觉。这种教育观认为,学习要趁早,越勤奋越有机会,知识、分数才是硬道理。
  
  无独有偶。著名评论员张田勘在北青报上撰文,直戳《哈佛凌晨4点半》这篇10万+火文是“假鸡汤”:凌晨4点多的哈佛大学图书馆里,灯火通明,座无虚席,莘莘学子已经坐满图书馆,静静看书、认真做笔记、积极思考问题……无论是书还是文章,想要描述的中心问题是,此刻打盹,你将做梦;而此刻学习,你将圆梦。而在哈佛读书的中国学子用亲身经历辟谣:凌晨4点半的哈佛大学其实和世界上,包括中国的大学基本一样,无论是学生还是教职员工,都沉浸在睡梦中。
  
  天价学前班与“哈佛刷夜”假鸡汤,其实是一回事。这是一种功利、虚幻的教育观。被报天价学前班的家长们信奉,为动辄拿谁谁谁多勤奋上名校的老师们信奉。不管是乖乖掏钱为天价学前班埋单,还是把段子手炮制的假励志教材当圭臬,都是发自内心的接受并亲身实践,这种违背教育规律的理念和做法,恰恰撬动了中国数千亿的中小学课外辅导,让中小学应试教育大行其道。
  
  中国教育目前最大的问题是,遵循教育规律往往被功利做法所裹挟。我有一位颇有见识的朋友,开始时坚决不想让孩子读民办初中,后来发现身边的精英人士都把孩子送进了民办学校,后者提倡超前教育,注重刷题,考试成绩有优势。因为担心孩子“错一步而错终生”,现在这位朋友正在为托关系让孩子进民办学校而奔走,哪里管得上“让孩子自然成长、睡够、玩好”?其实不管你遵守与否,教育规律始终在那里。超前教育、应试第一可能一时获益,但未必管得了长远。
  
  上天价学前班,或能“赢在一时”,但却让孩子“学习兴趣和动力输在起跑线上”,伤仲永的老大了了很可能说的不是天才夭折的故事,而是“超前学习透支持续学习力”的寓言,违背教育规律终将受到惩罚,只是时间问题。哈佛学子在图书馆刷夜到凌晨4点半,这种假鸡汤简直就是为在教育观上急功近利只顾眼前的人定制的。他们信奉“勤能补拙”,而且有古人“头悬梁锥刺股”的故事佐证,殊不知古人知识匮乏,书本和知识掌握在少数人手里,即便是识字获得点知识也是了不起的事,这种勤奋万能的观念和做法,哪能应对今日知识爆炸能力远大于知识的时代?
  
  张田勘说,讲究学习方法和效率既是哈佛学子成才成功的奥秘,也否定了“刷夜”、熬夜和通宵达旦的做法,因为后者既有违科学,也超越大多数人的正常行为方式。言外之意是,假鸡汤违背了身体和学习规律。这些话也适用天价学前班。小小年龄就用应试教育方法进行知识浇灌,他们的身体挺得住吗?识记知识能转化为学习兴趣和动力吗?上了小学“通过抢跑一时领先”, 怎能保证他们“一辈子通过抢跑领先”?
  
  学的时间越长越好,抢跑学习,这些违背教育规律的理念和做法,不仅滋生了大量剥夺孩子玩耍时间的课外辅导班,还是炮制各种类似哈佛刷夜假鸡汤的心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