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天,杭州笕桥镇培知学校的一些家长,听到了一个好消息:新学期上学,不用再交学费了。

新学期,女孩盛生就要读五年级了,她爸爸还不知道这个好消息,“我们来到杭州才两年,我是开货车的,一年收入也就几万元,孩子一年学费要2400元左右,生活压力挺大的,这真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昨天上午,记者从杭州市江干区证实了这个消息:今年江干区“收编”区内三所民办的民工子弟学校——笕桥镇培知学校、彭埠镇御道学校、九堡镇三村学校,以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对三所学校的民工子弟落实“同城待遇”。这是杭州主城区最后三所民办民工子弟学校。

最多一个班挤了89人 老师上课要戴扩音器

这次收编的三所民办民工子弟学校,在杭州办学已将近10年了,当初是由几个私人老板创办的。

随着城镇化步伐加大,杭州在接纳进城务工人员子女的教育方面,在全国算是起步早,门槛低的,但每年仍有不少来杭务工人员不符合条件,其子女又很想在杭州接受教育,于是在政府接纳之外,市场上出现办学条件简陋但收费也低,入学较容易的民办民工子弟学校,一定程度满足了他们的需求。

培知学校位于笕桥镇,是2004年开办的,目前学校有21个班,1300多学生。学校面积大概七八亩,有两幢3层教学楼,教室里基本上是一个讲台,一块黑板。

培知学校的教导主任曾祖臣说,学校开办最初几年,一个班人数控制在56人以内,最近的两三年,班额越扩越大。“我教数学,我带的这个四年级班,一个班64人,上课要扯着嗓门,更多的时候要戴扩音器上课。”

学校的条件很艰苦,全校老师只有两个办公室,10多个老师共用一台电脑,很多老师不得不带着自己的电脑来上班。培知学校只有一个教室有多媒体设备,大部分时间也是摆设。

一位家长对记者说,孩子学校里的伙食不好,菜里几乎没有肉,“孩子回家直喊饿,看着可怜。”这位爸爸说,一天五六元的伙食费,估计只能吃到一两元的饭菜。

在学校待了10年,曾祖臣身边的同事来了走,走了来,现在已经换了好几茬。“这样的学校,流动性肯定很大,我们学校40个老师,每学期起码有三四人要流动。”

而御道学校位于彭埠镇,是2005年开办的,目前学校有19个班,1100多学生。学校面积也是七八亩地,有一幢4层教学楼,教室里没有任何现代化的教学设备。

三村学校位于九堡镇,是2005年开办的,共有11个班553名学生,是三所学校中规模最小的,面积只有培知的一半大,有一幢2层的教学楼。老师上课也是一支粉笔一块黑板,没有任何现代化的教学设施。

这三所学校一共有51个班级,平均班额超过65人。教育局一位工作人员说,他曾在其中一所学校发现,最多时一个班级学生达到了89人,在全部3000多名在校学生中,超过三分之一的学生并不符合杭州市外来民工子弟入学条件。

三所学校一撤二保留 江干区投入650多万改造

在昨天的新闻发布会上,江干区教育局副局长费蔚向记者描述了“收编细节”。

九堡镇三村学校被撤销,500多学生由天成教育集团接收,老师根据个人意愿,分流到培知、御道学校。

培知学校、御道学校保留九年一贯制,一年级不再独立招收新生,只接收教育局调配生。教育局以“政府购买学位”的方式,为这些外来务工人员子女的学费“买单”,提供免费教育。

三所学校加起来一共有3000多学生,按照一个学生一个学期平均1200元的学费算,家长们一年可以省下700万左右的费用。

学校被“收编”后,将逐年缩小在校生人数,二年级以上学生只出不进。

被收编后,原学校老师身份没有改变,还是民办教师,虽然以后可以考编制,但机会不大。

江干区教育局投入650多万元资金,在暑假期间对培知学校教学楼进行重建,对御道学校进行整体维修,还为两所学校添置教学设备,改善学校的办学条件。

记者了解到,天成教育集团今年位于笕桥的主校区,新学期开学即可启用,包括6幢崭新的教学楼,可容纳54个班级的近2500名学生。由三村学校分流过来的500多学生将到这里上学。另外两所学校整改工程也已进入尾声,9月迎新。

整改后,教育局还选派经验丰富的公办校长和管理队伍进驻学校,规范学校的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