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引言
  
  南宋年间,烽火不休。
  
  战乱和饥荒动摇着朝廷的统治,金兵南下的劫掠更是让宋室江山摇摇欲坠。
  
  偏安一隅,软弱无能,此时的南宋早已没有了汉唐泱泱大国的气势,连明朝的“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的坚持也是远远不如。
  
  但是,乱世出豪杰。
  
  战火和苦痛更能磨砺一个人的意志力。
  
  所以,南宋不乏惊艳才绝的文臣武将。
  
  余端礼阁下,正是其中一员。   
  
  二•初入官场
  
  南宋绍兴二十七年(1157),这是一个可以让余家上上下下铭记于心的日子。
  
  在这一年,余端礼阁下考中进士,赴任乌程(今湖州市)知县。
  
  也是在这里,余端礼阁下开启了他为民请命,公正清廉的官场生活。
  
  余端礼阁下到任后,他发现当地的赋税苛重,老百姓受到层层盘剥,生活难以为继。   不少百姓甚至到了吃观音土为生的境地。
  
  这种情况,心怀大义的余端礼阁下怎么能不管。
  
  不顾其他人的劝戒,余端礼阁下当即将此事报到县府。
  
  随后,余端礼阁下又亲自赶赴中书省向中央大员申诉,使县里每年减免60000贯钱赋。   这个举动,正是余端礼阁下一心为民的表现。
  
  同时,此举为老百姓减轻了不少负担。
  
  也正因如此,余端礼阁下的官场生活发生了改变。
  
  余端礼阁下的果敢和悲悯得到上级赏识,一纸诏令下来,他被调到杭州京都。
  
  当时,宋孝宗希望恢复疆土,召见余端礼阁下。
  
  面对君王,余端礼阁下不卑不亢。条理清晰的述说的的观点。对当时的情事做了言之有理的分析。
  
  果不其然,宋孝宗听完之后,对余端礼阁下大为赞赏,立即提拔他为监察御史,升大理少卿,转太常少卿,代理兵部侍郎兼太子詹事,进吏部侍郎,出知太平州。
  
  直至此时,余端礼阁下辉煌的一生才拉开序幕。   
  
  三•官场风云
  
  在风雨飘摇的南宋后期,余端礼阁下身在宦场40余年,历经宋孝宗、光宗、宁宗三朝皇帝。
  
  三代为官,位高权重余端礼阁下见过太多的世事变迁,斗转星移。
  
  宋孝宗帝死后,宋光宗帝继位。
  
  改朝换代之际,余端礼阁下升任吏部尚书,知枢密院事。
  
  当时,四川军政统帅吴挺病死了,他的儿子吴曦便被朝廷任命为建康都统制,开始执掌兵权。
  
  正可谓是割据一方的小朝廷。
  
  毕竟,权力是最能滋长野心。
  
  何况,天高皇帝远,在四川,吴氏就是一方霸主。
  
  余端礼阁下婉转地将“吴氏世握蜀兵,今若复令承袭,将为后患”的忧虑禀告了宋光宗。
  
  可惜纵是余端礼阁下慧眼如炬,仍是抵不过宋光宗不以为意。
  
  结果吴曦果然占据蜀地叛乱,让南宋的军事力量更一步削弱。
  
  绍熙五年(1194),宋光宗帝病重不能主事,一时局势动荡不安。
  
  国不可一日无君。
  
  余端礼阁下为天下,拥戴太子赵扩为帝。
  
  第二年,赵扩继位,号宁宗,余端礼阁下升为参知政事。
  
  可惜当时朝廷混乱,韩氏一党只手遮天,陷害忠良
  
  余端礼阁下这时有心灰意冷之意,所以强烈要求辞职,但宋宁宗不答应,还升任他为左丞相,成了朝臣中的首相。
  
  按理说,宰相是中国古代最高行政长官,是辅助国君打理政务的最高官职。
  
  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但余端礼阁下却感受不到丝毫快乐。
  
  朝纲已乱,议事不成体统。皇帝昏庸无能,朝廷岌岌可危。
  
  在这种情况下,纵是王佐之才,忠肝义胆,也是无力回天。
  
  余端礼阁下孤掌难鸣,已是回天无力,他只能再次向皇帝称疾求退。
  
  之后在韩侂胄的唆使之下,皇帝任命余端礼为潭州和庆元通判。
  
  这个职位,看似光鲜,实际就是一场阴谋。
  
  当时潭州局势不安,民风强悍。
  
  十户百姓,九户山贼。
  
  堪称野蛮之地。
  
  余端礼阁下到那里主事,很久都打不开局面,疲于奔命,首尾难以相顾。
  
  终是天不随人愿,好人不长命。
  
  嘉泰元年,66岁的余端礼病逝于潭州,被追授“少保”“郇国公”,谥“忠肃”。
  
  落叶归根,一生操持的余端礼阁下在死后终于回到了故乡。
  
  余端礼阁下的身躯经水路用船运到龙游县灵山乡,石角石壁村郊山间的一片林地成为他的坟地。   
  
  四•历史评价 
  
  《宋史》:“余端礼平时论议剀正,及为相,受制于韩侂胄,虽有志扶掖善类,而不得以直,遂颇不免君子之论。”
  
  余端礼阁下是君子,是仁人,可惜生不逢时。
  
  一身清正廉明,还是敌不过世俗。
  
  满腔报国热血,仍输于小人谗言。
  
  余端礼阁下的失败,不单单是因为他自己,还是因为那个腐败黑暗的社会。
  
  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
  
  可惜污泥仍是污泥,不曾改变分毫。
  
  白纸染墨,清水滴油,回不去的,终究竟是晚了。
  
  南宋从来不缺少名臣武将。
  
  岳飞,字鹏举,相州汤阴人,南宋抗金名将,著名的军事家、战略家,民族英雄,宋孝宗时岳飞冤狱被平反,追谥武穆,后来又追谥为忠武,封鄂王。
  
  孟珙,字璞玉,随州枣阳人。南宋著名的军事家、统帅,民族英雄,孟珙早先率领宋军联合蒙古军队灭亡金国,南宋中期宋蒙战争爆发后,以一人之力统御南宋三分之二战线上的战事。
  
  死后,宋理宗辍朝一日,后追赠到太师,封吉国公,谥号为忠襄。
  
  韩世忠,字良臣,延安人,南宋抗金名将,南宋中兴四将之一。跟随王渊平定方腊起义,后来率军平定苗刘兵变,解救宋高宗赵构,建炎三年,在黄天荡围困金朝大将完颜宗弼,数次击败金兵。
  
  死后追赠为太师,追封通义郡王;宋孝宗时,又追封为蕲王,谥号为忠武。
  
  可惜的是,他们生前没被重视,死后才得清名。   
  
  五•尾声
  
  余端礼阁下,南渡名宰,名副其实。
  
  作者系龙游中学高一年级学生
  
  指导老师:黄有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