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候,对我——一个十五岁脑袋空空的小姑娘而言,黎明时的一轮淡淡的月亮,黄昏时绚烂的晚霞很美,但却是透明虚无的。梦想很远,通向它的道路四处弥漫着浓雾。我睁大眼睛,向高处、向四周眺望,闪耀的霓虹灯在浓雾后恍若是一颗颗璀璨的星星。我还不知道什么才算是真正的星星,更不知道真正的美是什么;我陶醉于我小小的天地,憧憬地望着绚烂的灯光。
  
  而她就是在那个时候出现的,在我的夜空漆黑得没有一颗星星的时候。九月的时节,太阳热烈,湛蓝的天空中飘着柔软的云彩;金色阳光下的世界无比清晰,绿色的盛装遮盖了梓树和椰榆历经风霜的躯体。我还不明白什么是诗和远方,更不知道,那些树木在岁月中静静伫立,就是为了与我们重逢。后来我才渐渐相信,在这个美丽的世界上,与一草一木的偶遇,人来人往的擦肩,都是几世的因缘。
  
  第一次见到她,我就在心中想:她就是我的姐姐。她身体娇小,穿着粉色的裙子,隆起的腹部中小小的孩子将要睁开眼睛去看一看这个美丽的世界。她微笑着,为我们念诗,缓缓地领着我们走进那个孤独的青年诗人的内心世界。她的声音真美,语言的薄雾一点点地融化了,那些凄凉的美在我们面前静静地闪烁,静静地震撼着我们的心灵。
  
  我第一次知道了什么是诗歌,第一次走近了那些孤独的诗人;我开始发现孤独的美,也明白了美的孤独。我忽然想到,这个世界是多么的孤独啊,鲜有人为它的美心动、落泪。她站在那讲桌前,手中的书本化作一盏灯,领着我们从那狭小的天地中走出,走向这大千世界。露水,草原;星月,太阳;生命,死亡……美忽然涌入了我的世界,告诉我,在我为大自然的美丽痴狂之前,我从未真正出生。
  
  我拿起笔,开始尝试写诗。出于对美的感动,也出于对生命的思考。我的新生活伊始,一个纯洁无瑕的小生命也由她带到人间。她成为一位年轻的母亲了。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她都陪在她小小的女儿身边,忙碌而幸福。
  
  可是孤独却悄然降临,潜入我的内心,盘踞在我心头的天空遮住了我的太阳。九月的尾巴淫雨霏霏,洗却着漫长的夏天骄阳的燥热。我的热情冷却了,冰冷的孤独无比的可怕,没有别人的肯定与理解,陪伴我的只有我黑漆漆的影子。一个夜晚雨停了,我流着泪奔跑。当我不经意间抬起头时,我望见夜空中的一轮皎洁的月亮。我忽然意识到,当我望着月亮时,月亮也在望着我。它比我更孤独,尽管群星簇拥,那千万颗星星中,却也没有真正走进它心灵的那一颗。从它诞生的那一刻起,它就孤独地站在那里。我低头看看手中那位孤独的诗人的集子,白色的封面上,他生前的笑颜正对着我。我又想,假如她在我身边又会对我说什么,她会为我讲述那个诗人的故事吗?此时此刻,当她在心爱的女儿身边,不经意间望见这美丽的月亮,她又会想到什么呢?月亮没有回答我,它依旧缄默不语;只有杉树上的一只白鹭,在睡梦中呢喃自语。那个夜晚,我带着泪痕蒙上被子,在寂静中,我第一次思考生命的意义。
  
  而事实上,生命和死亡同样是美好的。现在的我深信不疑。那时的夜太深了,一切都在沉睡,只有迷茫的我空洞地睁着眼睛。在那样可怕的清醒中,一个人难免会将深不见底的黑夜幻想成尽头的虚无;他或许就忽略了那些星星,忘记夜幕还不知疲倦地睁着眼睛,只是将自己沉浸于凄凉的海。倘若他安心地将双眼合上,把夜当做生命的摇篮,在黎明时从美梦中睁开双眼,那么他将看见天空脸上的红晕,还有那颗极明亮的启明星。他也会明白,一天的时光在子夜走向尽头,它去得安详;而与此同时,万籁俱寂的黑夜中,新的一天在静静地熟睡,憧憬着在黎明时幸福地睁开眼睛。
  
  春天,在我从自己的阴影中走出的时候,她回到了我们的身边。当她快步走到我身边时,我兴奋地喊着,拥抱了她。她温暖的小手紧紧地握住了我的手,明亮的眼睛里洋溢着温柔。我说姐姐我真的好想你,你穿着蓝色的衣服真的好美;她说我可爱的小杜鹃,我也好想你。你的诗都我认真读过了,它们真美。你的爱很真挚,但却过于热烈。就好像是一把火炬,虽然能将黑夜照亮,但却也很容易熄灭。美好隽永的爱或许还需要一种温存,一种溪流的持久。现在的你或许还不能理解这种情感,也许时间会让你渐渐成长。
  
  后来她渐渐让我明白了平静之美比热烈的美更打动人心。再热烈的生命,最终也要归于永恒的寂静。她说“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因为再美好的事物,最终也会凋零为空,因此我们也不必过分追求功名利禄。于是我第一次翻开佛经,当我看到“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以致无老死,亦无老死尽。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时,我仿佛感受到一种平和但隽永的精神在平息我的浮躁,为我敞开一个新世界的大门。那天她看着我抄写的《心经》,眼中似乎有光芒在闪烁。我们在微暖的阳光下,沉浸于一个缥缈的世界。
  
  午后闲暇的时光我们常常携手漫步,金色的阳光透过叶隙落在我们的身上。几只杜鹃落在枝头,一遍遍地歌唱,仿佛是大地在呼唤我的名字。我们头顶的天空碧蓝得没有一丝灰色,云朵宛如一位洁白的女子;微风不再记得自己要去向何方,香樟树缤纷的叶子是一只只期盼着大地的蝴蝶。自然的、繁华的,生长的、消逝的,热烈的、平和的……世界上的一切,都充满了美。
  
  我们相视而笑。